突发新闻

唐朝的建立与统一

李渊夺取的长安,不是寻常的军事重镇,而是举足轻重的政治中心-西京,尽管隋炀帝多在东都洛阳理政,然长安在名义上仍是隋朝的第一首都。因而军事上的胜利,给李渊集团带来了难以估量的政治主动权。

设立傀儡皇帝,只是李渊的权宜之计,借用政治老招牌,为自己披上了一层保护色,从而得以进退自如。他懂得,在时机未成熟之际就急于称帝,是将自己架在炉火上烤的不明智之举。他在等,等全国形势有个更明朗的变化,也即隋朝的政治象征消融到无可挽回的地步。他不是在消极地等,而是在进一步拓展军事经营,以李建成为东讨元帅,李世民为副元帅,兵出潼关,进攻洛阳,争取拿下第二个政治中心。

大业十四年(618年)三月,隋炀帝在江都被杀,谋主宇文化及立秦王杨浩为帝,自任大丞相。洛阳方面闻讯,随即立越王杨侗为帝。如此,加上长安的杨侑,有了三个顶着隋朝名义的政权。李渊审时度势,认定隋炀帝的死已宣告了隋朝的覆灭,若继续拘泥的维持傀儡皇帝,将陷入三方争正统的无聊闹剧,失去独到的政治感召力。由此在四月,他踢开了杨侑,自己走上帝位,宣布国号为大唐,改义宁二年为武德元年,立李建成为太子,李世民为秦王,李元吉为齐王。

改朝换代,李唐王朝问世了,开国君主李渊史称为唐高祖。

然而,李唐王朝的建立,只是李渊集团的一厢情愿,并未得到天下诸雄的承认。当年的九月,兵至魏州(今河南安阳)的宇文化及如法炮制,鸩杀了杨浩,自立为天子,国号许,年号天寿。此后,洛阳的王世充废了杨侗,皇袍加身,国号郑,年号开明。

此外,在这前后,天下不知有多少人称王称帝。大者有:李密建立的魏,地在巩(今河南巩县),年号永平;窦建德建立的夏,定都乐寿(今河北献县),年号五凤;薛举建立的西秦,定都金城(今甘肃兰州),年号秦兴;李轨建立的凉,定都凉州(今甘肃武威),年号安乐;萧铣建立的梁,定都江陵(今属湖北),年号鸣凤;李子通建立的吴,定都江都,年号明政;刘黑闼建立的汉,定都洺州(今河北永年东南),年号天造;辅公祏建立的宋,定都丹阳(今江苏南京),年号天明……

政权林立,开了国的唐朝,充其量仍只是一路诸侯而已。然有一点意义非同小可,即在唐高祖终结了杨侑的傀儡皇帝名号后,宇文化及、王世充亦步亦趋,做了相同的政治举措,使隋朝彻底烟消云散。逐鹿的诸雄各自打出旗号,以彼此平等的身份,展开了无遮无盖的角逐。

鹿死谁手,李渊集团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风云变幻之际,谁都没把握,地盘仅有关、晋的李唐王朝,起初只能展开远交近攻,相机行事,逐步蚕食。直到蔚成气势后,方有了统一的力量。这个过程是漫长的,长达七年之久。

在李渊登位后不久,关中就遭到了自称“西楚霸王”的薛举的进攻。李世民奉命迎敌,然出师不利。薛举病死后,十一月,李世民再度与继位的其子薛仁杲征战,采取袭击骚扰、深沟高垒、断敌粮道等战术,将对方二十万之众打得全军覆没,生擒薛仁杲,占据了陇右。

武德二年(619年),李轨政权内部发生裂变,主政的是户部尚书安修仁,其兄安兴贵在使唐后成为铁杆的亲唐派,兄弟俩联络当地少数民族部落,攻陷金城,擒了李轨,押往长安。由此,李渊不费一兵一卒,获得了河西。

同年,北方诸雄之一的刘武周,连连击败唐军,占据了本是唐军根据地河东的大半,并遣骁将宋金刚,领兵继续扫荡河东余地。在宋金刚的强势威逼下,唐高祖准备放弃河东。李世民坚决反对,他以太原是本朝发祥之地为由,请求领兵前去迎击。在取得唐高祖的支持后,他兵渡黄河,以坚营蓄锐的兵法,耗尽对方的粮食,武德三年(620年),待对方撤退之际,强行与其决战,从而彻底击败宋金刚,收降对方尉迟敬德等大将。继而,以破竹之势直取太原,逼使刘武周逃窜突厥,从而收复河东。

次年的下半年,李世民把兵锋指向中原,进攻王世充据守的洛阳。武德四年(621年),窦建德领军来援,李世民以分兵相迎的战术,生擒窦建德,然后迫降了王世充(参见《王世充》、《窦建德》)。

同年,赵郡王李孝恭、李靖奉命率巴蜀兵,顺江而下讨萧铣,另出三路军相配合。萧铣政权内部矛盾重重,人心涣散,毫无战斗力,节节败退。萧铣出降唐军,被送往长安后处死。长江中游入于唐朝版图。

武德五年(622年),李世民率军进攻窦建德旧部刘黑闼,以正、奇之道互补,断其粮道,坚壁清野,引洺水灌其阵,随之发动攻击,剿灭其部大半,迫使刘黑闼领残众窜入突厥,由此平定了河北。不久,刘黑闼借了突厥兵,折回攻略河北,李建成、李元吉出师猛击,陷入穷途末路的刘黑闼,被其部属执送李建成后处死,河北复归唐有。

武德六年(623年),李世民出兵曹州(今山东曹县西北),讨伐响应刘黑闼的徐圆朗,经过激战,收复了其所据的兖、曹等八州,平定了山东大部。

武德七年(624年),最后的大割据者、拥有江淮的辅公祏,被李孝恭所平定(参见《杜伏威、辅公祏》)。

至此,除了零星小股的草寇外,唐朝完成了统一。要说明的是,隋末以来乘乱崛起的各类政权与势力,并非全是被唐朝消灭或收编的,其中许多是灭亡于互相的火并与争战之中。唐朝在群雄逐鹿中是最大的赢家,其在依赖自己的军事经营的同时,在政治上兼收了渔翁之利。

有很多史家,将唐朝建国与统一的功劳,主要归诸李世民。是的,李世民于此确实建立了卓越的功劳,然平允而论,他的功劳,是不能与唐高祖相提并论的,他充其量只是起到了军师、将帅、方面人才的作用。李建成的功劳,也是不能抹杀的,李世民所具有的功劳和作用,在不同程度上,他也是同样具有的。有关这方面记载的缺乏,实是与后来李世民得了天下有关。

功劳最大,作用最大,当还是首推唐高祖。没有他昔日在隋朝的政治地位,不可能取得起家的军事实力;没有他出色的领袖风范与素质,不可能有这么些人才的纷至沓来;没有他出类拔萃的组织能力,不可能将本集团凝聚成一体;没有他宽仁容众的度量,不可能使无数的志士仁人为之赴汤蹈火;没有他高屋建瓴的远见卓识,不可能在每个关键时刻推出行之有效的战略。总之,他才是真正的核心,真正的大唐王朝的缔造者,真正的天下一统的完成者。

唐高祖坐在皇位上,是坐得问心无愧的。

遗憾的是,唐高祖在建国后,忙于统一大业,在完成统一大业后,又在皇嗣问题上犯了与隋文帝类似的错误,以致提前结束了历史使命,未能在治天下上有大的建树。

李世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