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新闻

张释之

一次,张释之陪同皇上出行,来到虎圈,文帝问掌管上林苑的官吏有关禽兽簿记录禽兽的数目,提了十多个问题,上林尉回答不出,管虎圈的啬夫在旁代为应答。文帝问了许多禽兽的数目,想借此考查啬夫的能力。啬夫随问随答,没有一个问题被难倒。文帝认为上林尉太不称职,于是令张释之任命啬夫为上林令。

张释之

张释之沉默了很久,才上前说:“陛下认为绛侯周勃是怎样的人呢?”文帝说:“他是长者呀!”张释之又问:“东阳侯张相如是怎样的人呢?”文帝回答说:“也是长者。”张释之说:“绛侯和东阳侯被称为长者,但他二人论事时,口齿迟钝,有话说不出,哪像这个啬夫巧舌如簧?秦因为重用刀笔之吏,争相以敏捷苛察为胜,它的弊病就在于空有其表而没有实际的效用,听不到自己的过错,因此国势衰微,以至于土崩瓦解。现在陛下因啬夫有口才而破格提拔,臣恐怕天下人群起效法,抢着表现自己的口才而不务实际。在下位的人受在上位的人所影响,其速度超过身边影移、声出响应,所以陛下的一举一动不能不慎之又慎!”文帝说:“说得好!”于是没有任命啬夫为上林令。文帝上了车,召释之与他同乘。车子缓缓而行,文帝问释之秦朝衰亡的原因,释之回答得真诚实在。回到宫里,文帝就任命张释之为公车令。

西汉名人故事

过了些时候,太子刘启和梁王刘揖一同坐车入朝,在皇宫门口没有下车。张释之追上去拦住,不准进殿门,并且弹劾二人以“进入宫门不下车为大不敬”之罪。薄太后也听说了这件事。文帝摘下帽子,为教子不严谢罪。薄太后派使者拿了皇上诏令赦免了太子、梁王,然后他们才得以进殿。文帝从此对张释之另眼相看,任命他为中大夫,不久,又升他为中郎将。

这年,张释之就任廷尉。有次文帝出巡经过中渭桥,有一个人从桥下跑过,文帝所乘车驾的马受了惊,于是派出骑兵捉拿,送交廷尉法办。张释之奏报处置建议:“这个人违犯了禁令,应处罚金。”文帝生气地说:“这个人惊吓了我的马,幸亏我的马性情温和,如果是别的马,不摔伤我才怪!而廷尉只判他罚款!”释之说:“法律,是天下人所应共同遵守的。依现在的法令只能如此,如果判得更重,法律就不能取信于民了。如果当时陛下就地把他杀掉,也就罢了。现在既交给了廷尉来处理,而廷尉,是天下最公平的执法者,若稍有偏失,天下执法都因此有轻有重,百姓就会惊惶不知所措了。”文帝沉思很久才说:“廷尉的判决是对的。”

后来,有人偷了高祖刘邦祭庙里神位前的玉环,被抓到了。文帝大怒,交给廷尉处理。释之根据“偷盗宗庙服饰器物律”奏报应当公开斩首。文帝大发脾气说:“这个人无法无天,居然偷盗先帝的器物!我交给廷尉治罪,是要诛杀他的全族。而你却奏请只判他一人死刑,这样做不是我恭奉宗庙的本意。”张释之摘下帽子叩头谢罪说:“依法判他死罪,已经足够了。而且即 使 是 相 同 的 罪名,还要按照情节轻重区别判罚。现在偷盗宗庙器物就判灭族,若万一有愚昧无知之辈盗掘长陵,陛下将用什么更重的刑惩处呢?”文帝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太后,批准原判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