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新闻

武昌之守

黄兴回到武昌之后,黎元洪召集会议。李廉方说:“黄于此时悲愤万分,有话亦难言之,惟自承放弃汉阳,深以为愧,当往沪与同志谋攻下南京,为武昌声援耳。其时发言者多,皆主张武昌宜固守,并谓地势亦可固守,黄惟默然无语。且其防御汉阳之任务,业因汉阳失守而不存在,留鄂无益,故次日即乘轮去。”

张难先说:“十月初七日……正午,都督召开紧急会议,到者约六百余人,……(黄)总司令起而言曰:‘此次汉阳之役,非军队不多,非阵地不固,非弹药、粮秣不充足。其致败原因:第一,官长不用命;第二,军队无教育;第三,缺乏机关抢。……汉阳失,武昌不易保守。鄙人愚见,只有放弃武昌,以其兵往援南京。若得南京,然后组织北伐精锐军队,再图恢复可也。”’

“黄言毕,都督起立赞成。孙武和之。张振武、李翊东、甘绩熙等闻放弃武昌之言,群抗声曰:‘头可断,武昌不可弃。’振武并以手枪示大众曰:‘有再言弃武昌者,当以此饷之。’全体掌声如雷。谭人凤复起立反对,全场哗然。……(范)腾霄曰:“……武昌如人之首脑,苟有摇动,必致影响全国。再则围攻南京之(革命军苏浙)联军,十倍于张勋守城之军队,想不日可下,无须吾辈参加。且淞沪皖赣合援鄂军,出发在途。人方援我,而我先自弃之……武昌断不可弃。……’(范腾霄)言至此,(出席者)咸举手高呼曰:‘赞成范君主张。’遂决意守武昌。黄兴见反对者众,遂辞都督(向都督告辞),约李书城、田桐等同赴上海。”

甘绩熙在《阳夏鏖兵实录》里说:“某夜,都督府会议,黄克强倡议弃武昌,都督及孙武等均赞成。军务部副部长张君振武竭力反对之。谓‘吾头可断,武昌绝不可弃。’同会人多数和之,事遂寝。予正卧病,闻言怒曰:‘有言弃武昌者,予当以手枪对待之。’及闻事不行,始大慰。而黄克强与李书城等遂连夜赴南京。而南京适于斯时光复也。”

居正在《辛亥札记》里说:“克强退回武昌,鄂军中颇愤湘军擅退,因之不满克强,遂邀集一会议,请克强报告汉阳失守经过。克强自九月初七日到武汉,迄十月初六(初七)日失汉阳,寝不遑席,食不甘味,弥月劳顿,精神甚疲,兼以新败之余,自无多话可说。乃表示退让,云将返沪转粤,再图北伐。同志多表示慰留,而少数不满于克强者,亦知克强必去,默不作声。克强竟去矣。”

万奇(耀煌)告诉笔者:“黄兴并不曾坚持放弃武昌,仅仅表示了他本人愿意辞去战时总司令官之职,退位让贤,以便乘轮东下,参加光复南京的工作。”

事实上,真正想放弃武昌的,可能是孙武与黎元洪。孙武主张把武昌藩库的银子搬运出城,被大家反对,作罢。黎元洪其后在十月初九日(11月29日),一听到有清军炮弹落在都督府,便顿想依从左右小人的建议,移到武昌之东数十英里的“葛店”去办公。甘绩熙怕他这一走,影响民心、军心,特地来到都督府陪他,昼夜不离(夜间也睡在都督府)。这样,总算把他留下,留到了十月十一日(12月1日)的早晨,都督府又中了几颗炮弹,打死了两个工友。两个工友既死,虽甘绩熙也终于留黎元洪不住了,而且也不敢再留他,因为万一黎元洪被炮弹打死,全军与整个军政府失了首领,影响革命前途太大。

黎元洪匆忙乘了轿子离开武昌,向葛店方向走去。武昌之守

留在武昌主持防务的是蒋翊武。黄兴辞职以后,黎元洪任命万廷献为“代理战时总司令官”,万廷献不就(他当过南京陆军中学的总办)。于是,便任命了蒋翊武为“护理战时总司令”,设总司令部于洪山宝通寺。都督府参谋部部长杨开甲辞职,副部长杨玺章阵亡,黎元洪任命了吴兆麟为参谋部部长,姚金镛为副部长。此外,孙武、张振武、刘公(仲文)都留在武昌。

十月初九,晚间九点钟,蒋翊武下令各部队,对他们分别指定防区:

第一协,协统蒋肇鉴,右翼与第四协连络,左翼至吉祥宾馆附近。

第二协(欠两营),协统何锡藩,防御武昌城。

第三协,协统窦秉钧,防御凤凰山经青山至两望北端一带。

第四协,协绕张廷辅,防御右翼,与工程营连络。

第五协,协统熊秉坤,防御两望至砖瓦厂一带。

第六协,协统扬载雄,防御左翼,至大堤口附近,与第五协连络。

第七协(欠第十四标),协统邓玉麟,防御武昌城沿江一带,与第六协连络。第十四标,标统黄申芗,防御东湖及沙子岭附近,并向东搜索。

第八协。协统罗洪升,防御金口附近,与第一协连络。马队第一标,标统王祥发,在宝通寺集合候命。马队第二标,标统刘国佐,在鲇鱼套集合候命。

工程第一营,管带李占魁,防御鲇鱼套。工程第二营,管带杨金龙,防御造纸厂附近,与第七协连络。

其余各部队为总队预备队,在洪山南麓候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