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新闻

王世充

在隋末诸雄中,王世充既不同于窦建德等自拉的武装,也不同于李渊从隋末内部分化出来的政权,更不同于宇文化及用政变方式营建的集团,其是在忠于隋朝和背叛隋朝的边线上走出的军事力量。

王世充,字行满,家庭背景很是复杂,父亲王收官至怀、汴二州长史。他一头卷发,声音颇尖,有城府,多权谋,读了不少儒家经典,特别喜欢研习兵法。

开皇中,他步入军界,当禁军积了军功,升为兵部员外郎。他能说会道,善于舞文弄墨,加上精通法律,人称有“明辩”之才。

王世充的发迹,是在隋炀帝登基后,凭着让隋炀帝看好的才干,当上了江都郡丞。江都郡丞不是一般的地方长官,江都是隋炀帝数下扬州后的实际政治中心,由此他这个负责江都事务的郡丞,成了类似“首都”地区的行政长官。他善于阿谀奉迎,每次隋炀帝来江都,他与之谈话,察言观色,投其所好。他还兼了江都宫监,即江都宫殿的负责人,不时地修建池台,收罗珍宝,广采美女,取媚于隋炀帝。隋炀帝在雁门(今山西代县)遇到突厥围困,他尽发江都丁壮组成救援军,前去救驾。一路上,他蓬头垢面,一直哭泣,不解衣甲,卧于草上,隋炀帝知晓后感动不已。隋炀帝是个特重感觉的君主,王世充将他的感觉弄好了,自然龙心大悦,对他恩宠有加。

有才,不是对王世充的过誉。不管是正才,还是歪才,他确实有才。隋朝从大业八年(612年)起,大乱的征兆开始萌生。想乘乱大干一番的王世充,审时度势,开始注意培育自己的势力:他礼贤下士,恩结豪杰,拉拢人心;人有犯法,枉法开释,树立私恩;征讨地方造反队伍,他功归部下,有物赏兵士,自己一无所取。他工作勤奋刻苦,对人广行善事。由此,获得了崇高的威信。

除了政治之才之外,他还有军事之才,长期研究兵法和入伍后的实战经验,使他成了一个隋炀帝倚重的将帅。在江都的数年,他为隋朝镇压叛乱造反立下了赫赫战功。吾人朱燮等在江南起兵,响应杨玄感,隋炀帝派出大军围剿无功,结果他旗开得胜。齐郡孟让拥众十多万,进入盱眙(今属江苏),他以弱胜强,获得大捷。此后,又连破声势浩大的格谦、卢明月等军。

多管齐下,王世充成了隋炀帝身边顶尖的红人。

促成王世充离开隋炀帝,使他日后成气候的一个机遇,是李密的瓦岗军攻陷临近洛阳的兴洛仓。洛阳是隋朝的首都,闻讯焦急的隋炀帝,令王世充为将军,统军前赴洛口,征讨李密。血战百余次,双方各有胜负。然在最后的会战中,王世充全线奔溃,仅带了千余人逃往洛阳。留守东都的越王杨侗,念他是个难得的将才,在急需用人之际,赦免了他的败绩之罪,并给予了重用。

在宇文化及杀了隋炀帝之后,身在洛阳的王世充,与东都留守的主要官员元文都、皇甫无逸、卢楚等人合议,决定拥立越王杨侗为帝,继承隋统。说是参与合议,然王世充并非首席人物,洛阳政权的领导权基本掌握在元文都等人的手中,他是个外来户,在被用的同时,也遭到了一定的排挤。他被任为吏部尚书,爵封郑国公。

王世充处在这个政权中,本就有些孤立。在杨侗听从元文都等人的建议,拜正在与宇文化及征战的李密为太尉、尚书令后,王世充更感到了一种空前的失落,因为李密的军事才干,在众人眼中,远远高出于他。李密确实不负众望,及时获得了令洛阳政权上下心悦诚服的黎阳大捷。王世充曾与李密血战过,有相当程度的仇恨情结。为清除李密,他用话激怒他的部下说:“元文都之辈,不过是刀笔吏,早晚必被李密所除。我军人人都与李密血战过,杀了其军不少的父兄子弟,一旦成为他的下属,我等将死无葬身之地!”这种情绪在王世充的部队中迅速蔓延,危险的兵变一触即发。

元文都获悉后,与卢楚等密议。密议的结果是:支持李密,除去王世充。具体的行动方案是:诱骗王世充前来,设伏兵将他杀死。

可是,他们晚了一步,参与密谋的将军段达,让他的女婿张志将元文都等人的密谋通报了王世充。王世充当夜发动兵变,围住了宫城,在击败了两道抵抗的防线后,杀死了元文都、卢楚。杨侗迫于形势,只得含糊的认定了元文都等人的“罪状”,与王世充结盟。杨侗不过是空头皇帝,他从元文都的傀儡,转为了王世充的傀儡,拜王世充为尚书左仆射,总督内外诸军事。王世充以其兄王恽为内史令,入居内宫,看管杨侗。

洛阳发生政变时,李密尚未到过城内,他的军队在黎阳大捷后,一直继续在外与宇文化及大战。虽最后击破了宇文化及,但他的军队也受到了巨大的创伤,精兵良马丧失殆尽。李密返军驻扎在偃师(今属河南)的北山上,王世充见李密军大丧元气,欲乘机将他消灭,一雪当日兵败之耻,二除现时政治障碍。为让部下和他同心,编造周公托梦于他:要他急讨李密,建立大功,否则全体将士皆死。他的部下多是楚人,风俗迷信,相信了他。由是,他出奇兵偷袭李密,再施以火攻,乘乱逼迫李密军会战。结果,李密部队溃不成军,再在王世充的攻心战下,仅带了几十个骑兵逃脱。

王世充

偃师之役,大胜的王世充几乎是悉数收编了李密之军。他的威信和实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东面和南面的各种割据势力,纷纷前来投靠。史书称之为:“东尽于海,南至于江,悉来归附。”

水涨船高,王世充在洛阳政权中的地位,更上了一层楼。杨侗在他的党羽威逼下,拜他为太尉,许设置官属,以尚书省为其府。对于杨侗给予的待遇,王世充仍不满足,旋即,自称为郑王。自称郑王,等于向天下宣告,他王世充已有了独立的政治体系。他四出进行军事经营,然多出师不利。

武德二年(619年),王世充自称相国,受九锡,不再朝见杨侗。他的这一政治举动,表明他已开始酝酿禅代隋祚。

王世充欲禅代隋祚,遇到许多臣僚的反对。然他一意孤行,终于废了杨侗,自己皇袍加身,宣布年号开明,国号郑。王世充的禅代,标志了隋朝在形式上的终结。

做了皇帝的王世充,没个皇帝样,听朝时言语及其罗嗦,一事反复叮咛,且千头万绪不得要领,大臣们疲于听受,侍卫不胜其烦。

这个政权,在这样的皇帝管理下,毫无生气,仅维持了两年。唐武德四年(621年),李世民率唐军向洛阳发动了强烈的军事攻势。王世充自忖无力抵抗,请求窦建德救援。李世民采取围点打援的战术,先解决了窦建德,然后倾力围攻洛阳。王世充迫于攻势,开城出降。

亡国破家的王世充,被李世民带回了长安。唐高祖没杀他,将他废为庶人,安置去川蜀。途中,被仇人独孤修德兄弟所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