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新闻

唐中宗和韦后

唐中宗李显是个悲剧,其生是种悲剧登位是种悲剧,死还是种悲剧,一种贯穿一生的悲剧。

李显是武则天所生的第三子,在唐高宗的儿子中排行第七,生于显庆元年(公元656年)十一月。在这前一年,他母亲武则天用断去手脚,浸于酒瓮中的残酷方式,害死了被废的王皇后和萧良娣,取代了皇后之位。她们死后,武则天不断梦见她们披发沥血的惨死状,换了居所,依然如故。这说明武则天是恐惧的,加上她为清除反对她的政治势力而焦虑,恐惧和焦虑给她带来了紧张的心理状态。李显就是在这段时间被怀上的,由此他在胎中受到了相当的损害。李显日后具有胆小1庸碌、怕事等性格上的缺陷,显然与此有关。

尽管生而为皇子,且是皇后一系的嫡子,与生俱来有着养尊处优的生活条件,然朝廷中血淋淋的争斗,以及狠心的母亲将兄长李弘、李贤弄死的惨剧,无时无刻不在震颤着他的心灵。

在二哥李贤被废后,他依次被册为太子。当了太子,他不仅无任何的兴奋,反而背上了更大的担忧:不知何时会重蹈兄长们的覆辙。

唐高宗驾崩,他按部就班地接了位。可他是空头天子,一切大权被母亲武则天掌握着。他对母亲具有一种先天的恐惧感,对枉为天子又有一种失落感,从而他把感情移到了皇后韦氏的一家和他乳母的一家上。争取权力和感情的双重因素,促使他做出了一个决定:任用岳丈韦玄贞为宰相,任用乳母的儿子为五品官。然这决定遭到了中书令裴炎的激烈反对,并报告给武则天。武则天感到儿子的决定背后,包藏着危及她临朝称制的居心,立即果断地予以了反击,废去了他的帝位,降为庐陵王,赶至房州(今湖北房县)。

仅当了两个月皇帝的李显,是和韦氏一起被贬放的。在房州的岁月,李显是提着心过日子的,他很怕母亲不知什么时候给他送来赐死令。每当朝廷派有使者前来,他都认为是自己的末日到了。他受不了如此巨大的恐惧,想一死了之。

幸得韦氏有见识、有胆量,常安慰他说:“祸福相倚,非人所料,岂可一死,不如等待时日。”

李显受到鼓励,感激地许下诺言说:“如能一朝重见天日,当对你不加任何禁忌,任凭你所为。”

当时他们夫妇感情很好,为活下去而相濡以沫。他们在房州生儿育女,生下了最小的女儿安乐公主。李显最爱此女,常脱下自己的衣服裹抱,昵称为“裹儿”。

在朝廷中狄仁杰等忠于唐室的政治势力的争取下,李显终于被武则天迎回了洛阳,重新立为太子。神龙元年(公元705年),他在宰相张柬之、崔玄玮与左羽林将军敬晖、右羽林将军桓彦范、右台中垂袁恕己五大臣的强行拥护下,趁武则天病重之际,进行了政变,夺取帝位,复辟了李唐王朝。

唐中宗登位,为嘉奖张柬之、崔玄玮、敬晖、桓彦范、袁恕己五人之功,将他们均封为王。然而,他虽诛杀了张易之、张昌宗兄弟,却对武氏势力作出了很大的妥协,让武三思拜了相。

让武三思拜相,不是全出于妥协,而是唐中宗和皇后韦氏的一个政治设计。他们在复辟前,为了取得武氏力量的保护,将安乐公主许配给了武三思的儿子武崇训,从而结成厂亲家。他们利用亲家关系,提携武只思,让他领导武氏残余力量,与五王平分秋色,以平衡政治关系。

韦氏在成为皇后后,因唐中宗庸碌无能,学了当年婆婆武则天的样,开始干预朝政,权势与日俱增。宰相桓彦范等人多次上奏,要求唐中宗防范韦氏尾大不掉。可唐中宗信守他当年许下的诺言,听凭韦氏为所欲为。

此时的政坛,又冒出了两个女人:上官婉儿与安乐公主。

上官婉儿

上官婉儿是因反对武则天为皇后而被杀的上官仪的女儿。她因父罪而被发人宫中为奴裨,然由于异常聪慧,做得一手好诗文,且精通政治之道,被武则天免了奴啤身份,掌管诏命,由此成了权势人物。唐中宗复辟后,她非但没受到处罚,反以出众的才华,被收为殡妃,拜为昭容,专掌起草诏令。可她并没有只向君主效忠,见韦氏势力强大,遂把宝押了上去,以冀成为旷古未有的女宰相。她起劲地出谋划策,成了韦氏集团的主要骨干之一。

安乐公主仗着父亲的特别宠爱,也抓了大权在手,十分的骄横跋雇,王侯宰相多听命于她。她自制诏效,卖官蔫爵,然后遮住文字,要父亲签署。唐中宗只是呵呵地笑,依言而做。她大造别墅,修了广达数里的定昆池,其中建起难以计数的亭台楼阁,华丽得令人膛目结舌。她见父亲无能,就贴近母亲,成了韦氏集团的核心成员。她有自己的政治目标,其目标大得惊人,要改变皇位传子不传女的传统,代替皇太子而成为皇太女。她反驳大臣的反对意见说:u武氏之女尚且能做天子,我是公主,如何不可做皇太女?”唐中宗笑而不答。

为抗衡五王,韦氏与上官婉儿、安乐公主、武三思结成了政治集团。在上官婉儿的穿针引线下,武三思进人了宫中,和韦氏勾搭成奸。唐中宗知道他们的隐情,不仅熟视无睹,且有时在旁观看他们赌博,看得乐了哈哈大笑。士人韦月上书说,武三思私通宫掖,将有谋逆。唐中宗怒不可遏,下令将他斩首。为彻底控制朝政,在韦氏的支持下,武三思、上官婉儿、安乐公主合伙诬陷张柬之、崔玄玮、敬晖、桓彦范、袁怒己五王图谋不轨,将他们全部流放岭南,而后再将他们一一害死。

去了这些政敌,韦氏集团还有一大眼中钉,即非韦氏所生的太子李重俊。他们时常欺凌他、侮辱他,恨不得将他置之死地而后快。李重俊是聪明人,但从小缺少良好的调教,性情有些怪决,缺乏政治气度。在忍无可忍的情景下,他没作周密的政治分析,就联结了左羽林大将军李多柞等人,矫诏调集了三百羽林军,发动了政变。他先领兵冲进武府,杀了武三思、武崇训父子及其党羽,随后包围了宫城,杀向韦氏、上宫婉儿、安乐公主的住所。韦氏急忙拉唐中宗登上玄武门楼,让唐中宗用君主的号召力瓦解了李重俊的部队。李重俊兵败后,逃向山区,被部下杀死。

李重俊的身亡,使韦氏集团达到无所顾忌的地步。韦氏的尊号一加再加,从“顺天皇后”加到“顺天姗圣皇后”。“[立羽]圣”,其名称虽不同于武则天的“二圣”,然实质已相差无几。她的党羽为其大造舆论,说她是顺天应人的“国后”,有夭命在身。

韦氏为自己制造天命,实是想成为武则天第二,以圆她的女皇梦。唐中宗并非不清楚这一点,然为报当年韦氏相濡以沫之恩,他不仅一直在装糊涂,且为韦氏大开方便之门。

然唐中宗内心毕竟是矛盾的,他对母亲武则天的行径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因为他在那个时期实在是经历了太多的梦魔,有时想起来还是芒刺在背。为此,他又不想让韦氏如此肆无忌惮地重复历史,让李唐王朝再蒙受奇耻大辱。景云元年(公元710年),连续有人上书,说韦氏集团将要谋反。唐中宗杀了一个郎岌,又来一个燕钦融。

燕钦融是地方官吏,他上言说:“皇后淫乱,干预国政,一宗族强盛,安乐公主、咐马武延秀(安乐公主在武祟训死后,又嫁给了武延秀)、宰相宗楚客等,企图颠覆社樱。

唐中宗将他召来问,燕钦融据理力争,神色不改。唐中宗心中明白,默默不语。待燕钦融出廷后,宗楚客矫沼令飞骑将他摔死。唐中宗闻讯,嘴上不说,神情却是侠侠不快。

韦氏集团看出症候,认定唐中宗心理起了变化,发展下去对他们将非常不利。韦氏觉得丈夫的变化不利于她圆女皇梦;安乐公主觉得父亲的变化不利于她当皇太女。母女二人商量之后,认为往日她们所依靠的唐中宗不但己成为她们最大的政治障碍,且还可能危及她们的生存。由此,她们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暗中将毒下到了御膳中。被蒙在鼓里的唐中宗,吃了一命鸣呼。

韦氏秘不发丧,派她的侄子、外甥统兵五万拱卫京城,并做好了各种防范措施。然后伪造遗诏,立唐中宗的幼子李重茂为帝(少帝),由韦氏临朝称制。

临朝称制,只是韦氏的一个过渡步骤,她的党羽纷纷劝她效法武则天,走上皇位。宗楚客上书援引图徽3以证明韦氏可以成为当之无愧的女皇。为给韦氏扫清登位的障碍,宗楚客与韦氏侄子韦温、安乐公主策划弄死李重茂,再诛杀曾做过皇帝的李旦及其妹太平公主。

然而还未等到他们动手,李旦的儿子李隆基捷足先登,率领听命于他的羽林军,用军事政变的方式,处死了韦氏、安乐公主、上官婉)L以及所有党羽,彻底解决了武氏的残余力量。事毕,扶他父亲李旦登上了皇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