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新闻

王莽的改革

王莽是中国历史中最离奇的角色之一。他一方面被指斥为篡位者、伪君子和操纵言论的好手,可是另一面也被恭维为理想主义者。甚至是一个带革命性的人物。环境上显示他可能有些性格接近上述评断,可是没有一个简单的称号足以将他一生行止归纳无余。好在我们以长时间、远视界的立场研究历史。用不着将他详尽的传记搬出。
王莽是汉朝皇太后的侄子。他也将自己的女儿嫁给另一个皇帝,因而又成了皇后的父亲。他自己于公元前一年为摄政之前,他的三个叔父和一个从兄已相继以大司马、大将军的名号辅政达28年。当时汉代宫廷陈腐无生气,如果王莽能在此时振衰去弊.他的功业可能被历史家刮目相看‘:只是他夸大不实,因此他以华美的言辞所作的.各种公告更带着盲人瞎马的成分,他的矫揉造作也更不可宽恕。
他所对付的问题不难阐释:汉朝以庞大的农村经济为基础,因为这样的结构,朝廷也只能以公众的精神作为施政方针。只是这时候汉朝的存在已两百年,宫殿和外戚因恩泽封侯者谓之”内廷”,和其他百官公卿之“外廷”对立。后者一般由资历晋升甲多数成员对儒家仁民爱物的观念颇为重视。也在这同一时期之内,一般农村内的人力与田地,向来构成向帝国当兵纳税之基础者,有逐渐落入私人手中的趋势,时人称之为“兼并”。这现象一出现,日后这些资源即逃出政府的掌握。这一问题也与2000年的帝制政府结下不解缘。
由于土地税系从每一亩之田地抽纳,人头税也以每个人为单位,照理他的易主〔包括为奴隶的贩买)不应当影响到税收的多寡.可是这种情形却出现于古代的农村之中,税收的底册不可能随时修正反映到实际的情况,即同时的罗马帝国也有类似的情型,不管当初的底册是用何种精密的方法调查而得,以后各地都只存在一种硬性的定额。中国以户口为单位,每每因人口迁移、财产易主而造成税收短给二地方政府解决这问题的捷径,乃将应收数额转嫁在其他户口头上让他们补足原数。可是如此一来只会引起人户逃亡,亏额更大,坏影响之所及也成螺旋式增大。原来税率轻,处理不得法,可能令纳税人民不堪命。税重,甚至可以逼迫良民.为盔匪。除此之外只有减除税额,只是这办法也会在官僚机构之中造成士气的降低。
我们尤从确定王莽接手以前的情形。只是他曾说及见税什伍,亦即所抽税已及于生产品之一半。虽说不无夸人之辞,也可见得局势之严重。
但是不论他的动机如何,王莽提出改革时未曾作任何细密的准备。他尽信中国古典,真以为金字塔可以倒砌。他满以为白己在西安执行天子之职权,其圣旨即可以在边区远处全部奉行。等到事与愿违,他又慌忙的全面退却。这个篡位的改革者夜以继日地工作,他的经济政策牵涉到耕地和奴脾的使用,二者都归国有,不得私相买卖。他的金融政策将布匹龟壳全当作货币通行,与金银与铜元保持一种复杂的兑换率。在他主持之下政府专利之物品增加,政府经商的范围也相次扩大,还包括银行业务。当环境要求他在名目和实质上都以天子自居的时候,他也不再矫饰,于公元9年即皇帝位。官僚组织的上层经过他成批的更换,可是基层组织除名号外,大致如故。有时候他整个变更政府机构的名目,而自以为已作实质上之改革,并依赖特务政治强制执行他的政策。

王莽
王莽的故事触动了西方作家的好奇心。他们以为中国在这样洪荒之古代,竟有如此“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不免叹为奇迹。倾慕之余,他们也和王莽自己一样,忽略了当中一个重要的历史环节:近代西方可以用数目字管理,中国传统的官僚组织不能用数目字管理。
用不着多说,王莽的改革陷于失败。当他的经济政策毫无成果时,农民开始反叛。后来武装部队逐渐崇奉汉代创始者刘邦的九世孙刘秀。‘王莽于公元23年被杀,两年之后刘秀称帝,至此汉代“中兴,。当时西安仍在农民军手中,刘秀以洛阳为国都,他的旗帜全用红色,以与“前汉之黄色有别。是以,前汉为西汉,后汉为东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