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新闻

竹林七贤百家讲坛

谯郡人嵇康,文章写得雄壮富丽,喜好谈论《老子》、《庄子》,崇尚新奇,好侠仗义。他与陈留人阮籍、阮籍的侄子阮咸、河内人山涛、河南人向秀、琅邪人王戎、沛国人刘伶是至交好友,号称“竹林七贤”。他们都崇尚虚无的道家哲学。轻蔑世俗的礼仪法度,每日纵情饮酒,不问世事。

竹林七贤山涛

阮籍担任步兵校尉的时候,他母亲去世。当时他正在与人下围棋,对方要求别下了,但阮籍定要留下他一决胜负。下完棋,又喝了两斗酒,高呼一声,吐出几升血,衰弱憔悴得只剩皮包骨头了。居丧期间,阮籍仍然和平日一样饮酒无度。
司隶校尉、何夔的儿子何曾很讨厌他,就在司马昭座前当面指责阮籍:“你这个纵情无度、违背礼仪、败坏风俗的人,如今忠诚贤明的人执掌朝政,要综合考察人物是否名实相符。像你这类人,决不可以助长你们的气焰!”于是对司马昭说:“您正以孝道治理天下,却听任阮籍居丧期间在您客座之上饮酒食肉,以后还怎么教导别人?应该把他流放至荒远之地,不让他污染我们华夏的风气。”司马昭喜爱阮籍的才华,常常帮助保护他。阮咸喜欢姑姑的婢女。姑姑带婢女离开的时候,阮咸正在陪客人,听说后马上借了客人的马去追,然后两人共骑一匹马回来了。
刘伶喜欢喝酒,经常坐一辆小车,带一壶酒,让人扛着锄头跟随着,说:“万一我醉死,就挖个坑把我埋了。”当时士大夫都称赞他的行为,争相效仿,称作放达。
钟会正得宠于司马昭,听到稽康的名声就去拜访他。嵇康张开腿坐在那儿打铁,根本不理会主人应有的礼节。钟会将要离去,嵇康问他:“你听到了什么而来,见到了什么而去?”钟会答道:“听到听到的而来,见到见到的而去!”说完就走了,从此对嵇康怀恨在心。山涛任吏部郎,推荐嵇康代替自己。嵇康写信给山涛,说自己无法忍受流俗,并且有菲薄商汤、周武的意思。司马昭听说后很生气。嵇康与东平人吕安是好朋友,吕安的哥哥吕巽诬告吕安不孝,嵇康为吕安作证证明他并非不孝。钟会借此事挑拔说:“嵇康曾经想帮助毋丘俭,而且吕安、嵇康在世上享有盛名,然而他们言语放荡,为害当世,扰乱名教,应该借此机会杀掉他们。”司马昭就把嵇康和吕安杀了。
嵇康曾经拜访隐士汲郡人孙登,孙登说:“你才华多而见识少,想要在当今之世界避免被杀,恐怕不容易啊!”

竹林七贤图
西晋统一中国以后,王戎担任了高官。他随着时势变化而升降,却不做任何积极的努力。他把事务都交给手下人去办,自己则出去游玩。他性格又很贪婪吝啬,土地田产遍布天下,常常自己拿着统计用的算筹,不分白天黑夜地在那儿计算,总是仿佛还不满足的样子。他家里有品种很好的李树,卖李子时害怕别人获得种子,就用钻子把李核钻透,让人无法再种。他所赏识和提拔的人,也都只看重虚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