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新闻

蔡京的故事

蔡京与其长子蔡攸故事
蔡攸是蔡京的长子。宋哲宗元符间在其父的荫庇下,任中监在京都裁造院,时赵佶为端王。每逢退朝,蔡攸途上相遇,必先下马双手拱奉立于路旁向他请安,随从问端王:他是何人?”端王回答说:“这是蔡京的长子”。于是蔡攸就得到了赵佶的青睐。
到徽宗即位后,就很宠爱蔡攸,崇宁三年自鸿胪丞赐进士。蔡京取代曾布当了右仆射,后徽宗又要把蔡京罢职,先将其同党刘焕排除于外。蔡攸在禁庭闻之,急速向徽宗请求改变他的旨意。
蔡京在朝庭的势力日益倾轧的时候,官吏从中挑泼离间,蔡京与蔡攸父子于是就各立了门户,还各视为敌,蔡攸别居赐第。还有一次攸到其父府第探视,望见官僚跟蔡京密议国事,官僚遂回避。蔡攸匆忙握其父之手,为其诊察曰:“大人脉博舒缓,恐体有无适之兆”。蔡京答道:“没有”。蔡攸于是就找借口说禁中还有一些公事,于是就辞别而去。官吏见到这种情况就问蔡京:“他是何人?”蔡京说:“他是我儿子,他是来为我看病的”。
果然在蔡攸的意料之中,在几天之后蔡京又被致仕。蔡攸对徽宗说:“吾弟蔡绦是我父最疼爱之子,应一并把他杀之”。皇上没有同意。徽宗还将蔡攸擢升开封仪同三司,镇海节度使,少保,不受宫禁,他可很自由地出入朝堂,所以在当时他就横行朝野。
蔡京与北宋状元蔡薿
在宋代官至四品以上的71位状元中,有近一半的人首次达到这个地位,其“工龄”都不足15年,且其中大部分都只在10年左右。而在这些人员中,升官最快的要数北宋的蔡薿。
蔡薿在宋徽宗崇宁五月(1106)丙戌科殿试时,刚好是被冷落了一段时间的蔡京势力又将恢复的一个时期,蔡薿在对策中尽量说蔡京的好话,并大肆攻击其政敌,因此他被擢为第一,他的殿试策也被颁行天下,首次即授职为秘书省正字(从八品,位次比状元应授的签判靠前许多)。接着又很快地被越级提为起居舍人(从六品),不久再次越级升为中书舍人(从四品)。仅仅9个月时间,他就从一名布衣爬到了皇帝侍从官的地位,其升迁的速度是前所未有的。而且就在次年六月里,他再次晋升为给事中(位次在中书舍人上)。像他这样平步青云,并不是他有什么高尚的德行,或有什么特别的才干,或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业绩,而取得的,而是他一意攀附蔡京的结果。
还有一次,蔡薿跟蔡京认同宗,他尊蔡京为叔父。一天,他到相府去套近乎,蔡京就让他的三个儿子出来相见,他马上改口说:“我真该死!以前大错特错了!你应该是我的叔祖,你的三个儿子都是我的叔父辈啊!”接着忙不迭地一个个把他们当长辈拜见。而实事上呢,就是连蔡京的长子蔡攸,都要比他小10岁。
在不久之后,宋徽宗在很强的政治压力之下,下诏恢复那些情节较轻的“元佑党人”的官职,而蔡薿则是十分的消极了,于是遭到朝中一些官员的弹劾,被出知和州(今安徽和县),直到第二年七月,加显谟阁侍制,知杭州。再过了三个月,蔡京派人将他召回,仍任给事中。当他升为翰林学士后,张商英入相,蔡京稍失权势,他便被以“妄议政事”的罪名,罢为提举洞霄宫。一旦蔡京势力再强,他又被起用知建宁府(今福建建瓯)。不多久,又被召为翰林学士承旨(正三品),接着再升为礼部尚书(从二品)。当张商英再度被徽宗起用,蔡京又失势时,他又遭到弹劾,被贬为单州团练副使(从八品),流放到房州(今湖北房县)。直到宣和三年(1121),他才复职为龙图阁直学士(从三品),再次出任杭州知州。然而他在众政期间,常常是喜怒循情,用刑残酷,又强取退役戍卒财物,激起了很大的民愤,以导致州衙被纵火烧毁,他慌忙翻墙逃生。此事引起朝廷震怒,第二年他被削职,提举南京鸿庆宫。历史名人故事
蔡京请家教
蔡京在晚年时想找一个老师来教他的孙子辈们,他的义子就给他说,有新进士张先生,可以担此重任。蔡京同意了。张先生到任没有几天,就跟蔡京的孙辈们说,你们只要学逃跑一项就行了,别的不必学。孙子辈感到奇怪,问为什么,他说,你们的父祖辈以奸佞和骄横败坏天下,不久天下将陷于大乱,那时你们只有抱头鼠窜,才可幸免一死。学其他还有什么意义?孙子们把老师的话传给蔡京,蔡京听了愀然不乐。命置酒以谢老师,并向他讨教救助之法。老师说,事到如今,没有办法了。最多不过起用人才,改往修来,以补万一,但已经晚了。蔡京听了,为之垂泪。蔡京之奸诈骄横,且权势熏天,从这个故事中可以看出他还是仍然还保留一点良知和理性的,不然,像当今某些权贵,闻家庭教师之言,必然勃然大怒,必然会以攻击和咒骂中央领导的罪名将他法办。不过,家庭教师所说的的确是实话,蔡京也明白了这一点,不但不予追究,还置酒致谢,还向他讨教救助之法,也可以说他是十分明智和难得的一点了。有时候,那些贪官污吏们和反动统治者,他们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是不会醒悟和反醒的,而当他们真的彻底反醒,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垂泪的时候,也往往是为时已晚了。
请教如何识魔君
有一次,一个蔡京十分信任的道士徐神翁从海陵来到京师,蔡京对他说,且喜天下太平。这时河北盗贼方定,徐神翁说,天上方谴许多魔君,下生人间,作坏世界。蔡问,如何识别魔君?徐笑着说,太师你也是其中之一。事实就是这样的,真正要把政权搞垮的魔君,却往往是像蔡京这样的一类的奸佞贪官,而不是因为不堪忍受朝政腐败而上书言事的异见者,甚而也不是揭竿而起的人民起义。道士把这个道理说得清清楚楚的,就连蔡京这样的奸相也觉得不无道理,所以他对道士的话也是无可奈何了。

转载请注明:中国历史网:www.pnman.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