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新闻

邹忌讽谏齐威王

齐威王刚当国君的时候,只知道吃、喝、玩、乐,对于国家

的事情不闻不问。韩、赵、鲁等国看他这样昏庸,连续起兵进犯。

齐国连吃败仗,边防线上不断报警,威王却仗着国大业大,理也

不理。这样,齐国就越来越衰弱了。

有一天,来了一个琴师,名叫邹忌,听说威王爱听音乐,特

地来求见。威王正愁没啥解闷的呢,一听来了个弹琴的,挺高兴,

马上叫他进来。邹忌拜见了威王以后,把琴放好,调好弦,两只

手放在琴弦上,就一动也不动了。威王奇怪地问:”先生,您怎么

不弹起来呢?”邹忌听了威王的话,干脆把琴往旁边一推,说:

“我只研究弹琴的道理,至于弹不弹,那倒没什么要紧。”威王一

愣,忙问:”弹琴还有什么道理吗?请您快说说吧。”于是邹忌就

讲了弹琴的大道理。威王昕他讲得头头是道,把琴理讲得神

乎其神,更加想听他弹一个曲子,于是不耐烦地说:”先生,您说

得这么玄乎,弹奏起来,一定很好听了。可是为什么不弹上一段,

让我听听呢?”没想到邹忌不但没有弹琴,反倒问起威王来了:

“大王,我以弹琴为职业,所以成天琢磨弹琴的道理;大王身居王

位,掌握着整个国家的命运,不管国家大事,这跟我按着琴不弹

有什么两样呢?我按着琴不弹,大王很不高兴,那么清问,大王

8着国家大权却不去治理国家,难道就不怕全国的老百姓反对

吗?”这一番话,与其说是规劝,不如说是警告,把齐威王吓出了

—身冷汗,连忙说:”先生,您说得对,说得对!我一定听先生的

话。”当时就把邹忌留了下来,奉若上宾,恭恭敬敬地向他请教。

邹忌劝威王不要再在酒色歌舞当中混日子,要搜罗人才,考察官

吏,发展生产,操练兵马,这样才能使国家强盛起来。

连声说:”对,对。”于是,他请邹忌做相国,对他言听计从,采

取了许多有力的措施,决心要把齐国治理好。齐^于是又逐渐强

盛起来了。

—强,讲奉承话的人也就多了。齐威王听得有点飘飘然,

对于那些不同的意见可就有点听不进去了 。邹忌感到很不对头:刚

取得一点成绩,怎么就骄傲起来了呢?必须把这毛病及早给他指

出来

一天早晨,邹忌起来穿好衣服,戴上帽子,拿镜子照了照,看

到自己模样满不错:匀称的身材,端正的脸膛,白净的皮肤,心

里挺得意,就问他的妻子:”我跟城北徐公比,谁漂亮呀?”妻子

笑着说:”当然是您漂亮啦,城北徐公哪儿比得上您啊”,城北徐

公是当时齐国有名的美男子。邹忌不相信妻子的话,又去问侍妾-

“你看,我跟城北徐公比起来,哪个漂亮啊?”侍妾回答说:”徐公

哪能跟您比啊!您比他好看多啦!”过了一会儿,来了一位客人,

邹忌又去问他:”人家说我比城北徐公还漂亮,您看是这样吗?”客

人说:”一点不错,您比城北徐公漂亮多了!”第二天,城北徐公

来拜访。邹忌把徐公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感到自己并不如

徐公漂亮;偷偷照照镜子,再看看徐公,更觉得自己比徐公差远

了!晚上,他躺在床上开始思考这个问题:”我明明不如徐么长得

好,为什么妻子、侍妾和客人硬说我比他漂亮呢?”想来想去,最

后悟出来一番道理。第二夭一清早,他就上朝去了,把这件事原

原本本地说给威王听。威王听了哈哈大笑起来,问:”为什么他们

都硬说你比徐公漂亮呢?”邹忌说:”我咋天晚上想了好久才明白

过来:妻子说我美,因为她对我有偏爱;侍妾说我美,因为她怕

我不高兴;客人说我美,那是因为他有事情求我。他们都是为了

讨好我啊!”威王点点头说:”你说得很对,听了别人的好话,得

考虑考虑,不然就很容易受蒙蔽,分不清是非。”邹忌接过话茬,

严肃地说:”大王,我看您受的蒙蔽比我还深呢!”威王把脸一沉,

问- “你这话什么意思?”邹忌不慌不忙地说:”大王,这个意思很

明白。我妻子、侍妾、客人,为了讨好我而蒙蔽了我。如今,齐

国有上千里的地方,一百多个城镇,王宫里的美女、侍从没有不

偏爱大王的;朝廷上的大臣没有不害怕大王的;天下各国没有不

求大王的:他们为了巴结大王,在您跟前尽说些好听话。由此看

来,大王受到的蒙蔽是很深的啊!”

威王恍然大悟地说:”先生说的实在好极了〗”他向全国发布

了一道命令:”不论什么人,能够当面指出我的缺点错误的,给上

等奖;书面向我提意见的,给中等奖;就是在背后论文我的过错,

只要我知道了,也给下等奖。”这个命令传出去以后,大臣们来提

批评建议的,挤满了朝廷,整天不断;几个月以后,稀稀拉拉的,

没多少人了;过了一年,就是想说,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邹忌觉得光是让人来提意见还不够,还得派人下去调查,才

能做到心中有数。一次,他向朝廷里的大臣们了解地方官吏的情

况,那些大臣都夸阿城县令好,都说即墨县令坏。邹忌把这个情

况告诉了威王,请威王暗地里派人去调查。不多久,调查的人回

来了,把实际情况向威王作了报告。威王就下令召阿城和即墨的

两位县令入朝。那一天,威王先让人在大殿的一边摆好黄金绸緞,

另一边摆着一口大锅,烧了一锅开水,然后下令把文武百官都召

集起来。大臣们猜想,这次阿城县令准会得重赏,即墨县令可要

倒霉了。只见威王先把即墨县令召上来,对他说:”自从你到即墨

做官,我这儿就不断地有人告你的状,说你怎么怎么坏。我派人

到你那里去考察,发现庄稼种得很好,百姓安居乐业,官吏都忠

于职守,使@家的东部得以安宁,这都是你治理得好呀。可是因

为你不肯向我左右大臣行贿送礼,得罪了他们,所以他们才总说

你的坏话。我要是偏听偏信,岂不是要冤枉你这样一个好县令吗?

现在,我把这堆黄金绸缎奖给你,另外还封给你一万户的俸禄!”

大臣们听了个个目瞪口呆,心里都打起鼓来。这时候,只听威王

大喝一声:”把阿城县令带上来!”他指着这位县令说:”从你做了

阿城县令以后,几乎天天有人夸你,说你怎么怎么好。我派人到

你那里去考察,只见庄稼荒了 ,百姓缺吃少穿。赵国打迸来了 ,你

也不管。就知道一个劲地贿赂买通我身边的大臣,让他们替你说

好话。全国县令,都像你这样,我这齐国不就完蛋了吗?来人呀!

把他处死!”话音刚落,兵士们就一拥而上,不由分说,把阿城县

令扔到开水锅里去了。

这样一整治,可把那些贪官污吏吓坏了,再也不敢胡来,生

怕威王查出来,治他的罪,从此齐国更加强大了。威王很高兴,也

很感激邹忌,把下邳的地方赐给了他,并且封他为”成侯,,。

中国历史www.pnman.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