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古代史秦的来源

秦的第一代国君是非子,住在犬丘(今天陕西兴平县)。他替周孝王养马,牧马场的马增加了很多;周孝王很喜欢他,把他封在秦邑。(秦邑在今天甘肃的天水县。)

非子所住的犬丘,可能是犬戎人所住过的丘墟,或仍为一部分犬戎人所居住的山丘。

因此,有若干学者,例如蒙文通,以为非子可能也是一位犬戎人。黄文弼认为非子本人不是犬戎人,而是东方(河淮三角洲)的嬴姓之人。

司马迁说,嬴姓的始祖是大禹的治水助手伯益(《史记。秦本纪》写作伯翳),伯益被舜赐姓为嬴。

以我所知姓不是君王所能给臣下的。姓是母系传统社会的氏族图腾,由母亲传给女儿,女儿再传给她的女儿的。有了封地的男子,或自占一个山头、一片土地的男子,可以有一个氏。在原则上,有来头的女人,有姓;有地位的男人,有氏。普通的男男女女,只有名,无氏,也无姓。

后来,父系传统成为常轨,男人除了自称为某氏以外,兼以自己某一代远祖之妻之姓(某一代老祖奶奶之姓)为自己之姓。于是,他兼有氏与姓。

到了战国,姓氏渐渐混而为一,都叫做姓,由父亲传给儿子。有些姓,本来是氏。司马迁,替名人写列传,喜欢写下:“某人,姓某氏。”这三个字不甚高明,却也透露了至迟在西汉之时,人已经把姓氏混为一谈。司马迁在写齐太公吕尚之时,说他“本姓姜氏,从其封姓,故曰吕尚”。其实姜不是氏,是姓;吕也不是“封姓”,而是“封氏”,因所封之地的地名而得的氏。司马迁这句话,如果能改成“本姓姜姓,从其封氏,故曰吕尚”,那就更合于吕尚之时及其以前的风俗了。

我们与其说伯益是嬴姓的始祖,倒不如说,伯益的祖母女修(名字叫做修的女人)是嬴姓的始祖。传说女修捡到了一个鸟卵,吃了下去,便怀了孕,生下一个儿子大业,大业之子,叫做大费,大费便是伯益。

作为大业的生父之鸟,似乎便是嬴。嬴字去掉其中的字根〔女),很像一只有冠、有嘴、有两翼的鸟。这个鸟,大概是燕子。燕与嬴,音也相近。

也许女修不不是伯益的祖母,而是更古的人。传说,三皇时代有少昊氏,少昊氏的姓也是嬴。春秋时有一个郯国,郯国的国君自称为少昊挚的苗裔。他告诉鲁国的人:“我高祖少昊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凤鸟氏,历正也;玄鸟氏,司分者也(主管春分秋分的官)。”其后,少昊氏部落,以及这个郯国,便“以鸟记官”。某某官,不称为某某官,而称为某某鸟(玄鸟是燕子。商朝国君的祖先契,便是他的母亲简狄吞了玄鸟的蛋而生出来的)。

春秋时代,嬴姓之国不仅有郯,也有淮河流域的江国、六国等等(江国在今天的河南正阳;六国在安徽六安)。它们都在的东半边。

嬴姓之国在西半边的只有赵,与从赵分出来的秦。黄文弼说,非子的祖先原为东方人,而不是西方的犬戎,没有错。

赵与秦是一家,都姓嬴。而一为赵氏,一为秦氏。非子原为赵氏的一分子,受封于秦以后才改以秦为氏。

非子的一个本家叔祖叫做造父,当周穆王的马车夫,有功,封在赵邑,于是造父自己的子孙与若干族人的子孙,包括非子也都有了氏,以赵为氏。

我生平最恨画世系表,这个非子先世的世系表,却不得不画。

女修一〇一伯益一〇一〇一〇一〇一中衍一〇一〇一〇一蜚廉一恶来一〇一〇一〇一〇一非子一季胜一〇一〇一造父

这一张世系表中的圈圈,有一个是在女修与伯益之间,有四个是在伯益与中衍之间,有三个是在中衍与蜚廉(飞廉)之间,有四个是在恶来与非子之间,两个是在季胜与造父之间。这些圈圈所代表的名字在司马迁的《史记》卷五《秦本记》之中都有(我为了减轻读者诸君的脑力负担,把这些名字都省略了)。

这一张世系表,在细节上不太可靠。司马迁说伯益是大禹的辅佐,又说蜚廉与恶来都是商王纣(受)的臣子。然而《古本竹书纪年》说夏朝自禹至桀有十七世。自汤至纣有三十一世,共为四十八世,而这张世系表,自伯益至封时的蜚廉才有十世(司马迁之所谓玄孙,可能不是指第四代的孙,而是泛称苗裔)。

至于说蜚廉与恶来均是纣的臣子,大概没有错。说造父替周穆王驾车,非子替周孝王养马,也没有错。

值得注意的是:为什么非子从山西赵城搬到了陕西兴平的犬丘去养马?他们赵家对马有兴趣,懂得驾马、养马,是无足怪的。为什么搬到犬丘?正如我在前面所说,这犬丘可能是犬戎之丘墟,也可能是犬戎之山丘。

司马迁说,伯益除了蜚廉一系的苗裔以外,另有小儿子若木所传下来的苗裔,叫做费氏〔蜚廉是伯益的大儿子大廉所传下来的苗裔,叫做“鸟俗氏”)。

秦的来源

费氏的后裔,“或在中原,或在夷狄”。这夷狄二字,泛指“非中原人”,“非中原诸国的人”。

不仅二房费氏的后裔是“或在中原,或在夷狄”;大房鸟俗氏的后裔,也至迟在商朝末年,由东边迁去了西边,“在西戎,保西垂。”定居在西边,与戎人住在一起,替商朝保卫西方的边疆。

当时崛起于西方的周,可能正是嬴姓鸟俗氏的勇士们所作战的对象。而西戎与犬戎是和他们住在一起的邻居战友,甚至分不出彼此的同类,虽则嬴姓在若干世代原为东方之人。住在西边久了,和戎人们早就通婚而互相同化了。所以战国时候有中原人(中原诸国的人)骂秦是夷狄、是戎狄,不太冤枉。

戎人也是人,不比中原诸国之人的身份差多少。所谓中原诸国之人,也何尝不都渗有蛮夷戎狄的血统。

末年的商朝王室,被周人称为“戎殷”(周武王是殪了戎殷的。东边的人,在当时也可以被称为戎)。

商朝留下的甲骨文,有“令犬戎寇周”这么一句。很有意思。

周朝人自已又如何呢?周的王室是姬姓的苗裔。到了春秋时代,晋国的献公娶了两个山西狄人狐氏之两位小姐,大小姐称为大狐姬,二小姐称为小狐姬。这一家狐氏的姓,原来也是姬。在陕西,也有姬姓之戎。

与姬姓之戎搞在一起的,而且和犬戎颇有瓜葛的,有所谓姜姓之戎。申国的伯,也是姜姓。那辅佐周文王周武王的吕尚,也是姜姓。在《封神榜》这部小说中,他被称为姜太公。

我的看法是:中华民族是多元的,不是全为中原诸国的原住民,不是全为创造洛渭汾文化诸人的苗裔,更不是黄帝一人的苗裔,也不是黄帝与赤帝蚩尤两个人的苗裔,而是各地区的原住民、先住民、后住民的许多祖先的许多苗裔。换句话说,是由蛮夷戎狄与所谓中原诸国之人的祖先混合而成。

人之所以为人,不在于血统如何,而在于文化如何,文化包括可以互相学会的语言、文字,可以互相模仿的风俗习惯,可以互相勉励而共认为人际规律的道德。人的主要道德是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儒家给人所下的定义,是:“夷狄进于中原,则之。”

非子可能由于祖先与戎杂居,与戎通婚,而带有或浓或淡的戎人之血。他的子孙,秦的列代国君,甚至保存了若干戎人习俗。然而他与他的子孙,应该被我们承认为人。

他的子孙所统治的秦国人民,开始时是以戎人为主体。其后,沿着渭水而下,掌握了西周君王所统治过的渭水流域,秦国的人民便以周人为主了。周的国君是姬,发祥于渭水上游;周的人民却大多数为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的创造者的苗裔。

 本文所有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历史网www.pnman.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