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新闻

丁未镇南关之役

中越交界的镇南关。有四个炮台。其中的三个,于丁未年十月二十七日(1907年12月2日)被革命军占领。

这一役的最早牺牲者,是广西边防统领之下的总教官易世龙,与龙州厅幕友陈晓峰。他们二人暗中参加革命。担任游说军内的任务。不幸而被广西巡抚张鸣岐派在越南的侦探所知,因此被捕就义。

和他们两人有联络的是关仁甫。关仁甫同时也约好了驻扎镇南关的军官黄瑞兴,相机反正。易、陈二人牺牲以后,关仁甫退到越南,孙中山命令他会同王和顺继续筹备攻取镇南关的工作。

王和顺在十月十五日到那模村,与凭祥的土司李佑卿商谈如何合作。李佑卿也是一位同志,统率有若干游勇。这些游勇,却不愿接受王和顺的指挥。因此,孙中山改派黄明堂负责镇南关方面的事,叫王和顺向水口关活动。

孙中山委派黄明堂为“中华国民军镇南关都督”。黄在十月二十七日的黎明,率领李佑卿及其游勇八十人,携带快抢四十二杆,突击镇南关右辅山的“镇南”、“镇中”、“镇北”三个炮台,清方的守军一百余人在略事抵抗以后,全体投降。守备某人(黄瑞兴?)却不肯反正,被革命军优待,放他去越南境内的同登,由同登折回他自己在谅山的住宅。

清军只剩下东边的一个炮台。黄明堂派了四十人左右续攻,为该台的炮火所阻。

当天下午,孙中山率领黄兴、胡汉民、胡毅生、卢仲琳、张翼枢、日本志士池亨吉、法国炮兵上尉狄氏,从河内出发,乘火车到最后一站同登,步行攀山,于晚间九时到达镇南关。

二十九日,孙中山亲自与狄氏发炮,虽则炮上已经没有表尺(由于清军一向腐败),而终于射达清军阵地。

清军的巡防统领陆荣廷,先以为革命军不过是乌合之众,看到了革命军竞能发炮中的,大为惊慌,叫一个砍柴的女人送来一封信,信里说:“荣廷现虽食清朝俸禄,但以前亦曾统率游勇,专与清兵为敌,此公等所知者。荣廷前以时运不佳,不得已暂时屈身异族,以俟机会。区区此心,尚祈谅之!荣廷初疑公等此次起事,近于轻举妄动,及观争晨炮火之猛烈,乃知有一代豪杰孙逸仙先生为公等画策,无任钦佩。”

陆荣廷在他的信里继续说:“荣廷现有众六百余人,随时可以投入麾下,以供驱使。倘荷录用,即请给一确证,俾得知所去就。若至明日,则有清军五百自凭祥开来,后日更有清军二千自龙州开来。事急万分,祈为自重。”

孙中山一面回信给陆荣廷,叫他等候革命军大举进攻之时作内应;一面命令黄明堂坚守五天,等他从越南运来大批饷械,然后进攻龙州。

孙中山在二十九日的傍晚,与黄兴、胡汉民等人下山,半夜到达“文烟”,住在同志玛邯的家里。十一月初一,乘车回河内,筹饷购械。有一位法国银行家答应孙中山,代募革命军债二千万元,但第一批的款项要等到革命军攻下龙州以后才能交付。孙中山和他继续商谈,希望能立刻交付若干万元,这银行家不肯。

清廷果如陆荣廷所说,从凭样与龙州调来了几千兵,对革命军猛烈进攻,革命军虽只有二百名左右,却抵抗到十月初四的夜里才突围而出,前后一共只伤亡了五人(伤了三人,亡了二人),而清军的死者超过二百,伤者更多。

陆荣廷与黄瑞兴在实际作战之中,对清廷均极卖力,可见他们当初之求降全是假话,或意存投机。陆荣廷下面的兵,倒真有不少是愿意“过来”的,到了革命军既经放弃了镇南关以后依然如此。不过。他们也只是为了钱!

他们推派代表到河内向孙中山接洽。孙中山叫他们带了枪弹来降,将来打下南宁以后每人赏银百元。他们却要求每人在来降之时,先赏三十元。这一个条件,孙中山也答应了,然而一时却没有现款。倘若陆部四千人完全投降,则必须发出现款十二万元之多。有了十二万元,也就不怕没有四千人来投降了。

孙中山于是写信给住在南洋(马来亚)的邓泽如,告诉他以如此的情形,准备亲自到南洋一趟,与他共同努力于募款的工作。

这时候,法国政府被清廷一再要求,制止孙中山在越南的活动。孙中山在河内的住址甘必达街六十一号,清廷也探听到了,写在外交文件之上。越南总督便不得不示意孙中山,劝他自动离境。孙中山把今后粤、桂、滇三省的工作交给黄兴与胡汉民,在戊申年(1908年)二月离开越南,去新加坡。

丁未镇南关之役

转载请注明来源:历史www.pnman.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