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新闻

民族英雄岳飞的一生事迹

岳飞童年时,家境清贫,年少时便同父母一起下地耕作,当过地主家的佃客。白天辅助家务劳动,晚上从父习字读书。岳飞体魄强健,童年时代他有着超人的体力,还未成年,就能拉开三百斤(约合180公斤)的劲弓,能引发八石(约合440公斤)的腰弩。岳飞生性刚直,深沉宽厚,勤奋好学,苦练武功,他又向本地周同学习射箭,向陈广学习枪法,成为武艺高强的人。他还特别爱读《左氏春秋传》和孙、吴兵法,读起来常通宵达旦。重和元年(1118年),飞16岁与刘氏结婚。翌年六月,生长子岳云。不久,到相州(今安阳市)韩琦后裔家当庄客。宜和四年(1122年),时值宋、金订立“海上盟约”,联合攻辽,岳飞应募从军,任小队长,参加征辽之役。这年因父丧离队回家守孝。两年之后,又一次投军。
在金军取辽之后,侵宋战争又发动了。靖康元年(1126年)冬,朝廷风雨飘摇,钦宗弟赵构以“天下兵马大元帅”名义招募义勇民兵,岳飞投其帐下,因率百骑斩杀金军几千有功,被升为秉义郎(从八品的武官)。金军围攻北宋首都开封,康王赵构在相州建立大元帅府,岳飞应募从军。不久,金军攻下开封。次年四月,北宋灭亡,岳飞跟随大元帅府到达南京(今商丘县),五月初一,高宗赵构在这里即位,建立了南宋政权,改元名为建炎。岳飞过于愤怒,于是上书高宗,要求收复失地,去抗金,因而以“小臣越职上书”被赶出军队。
过了不久,张所任河北招抚使,招募士兵,岳飞应募从军,张所很欣赏岳飞,升任为统制,隶属于都统制王彦。他们渡河攻占新乡县城,为金兵围攻,突围后王彦组织“八字军”抗金,自为一军的岳飞,不久南下归属东京留守宗泽,因为岳飞每次都拿下了战功,所以再次升为统领、统制。
北宋末年,深受民族压迫的汉族、契丹族、渤海、奚等各族人民,“仇怨金国,深入骨髓”,纷纷自动组织起来反抗。
从十二世纪二十年代起,黄河南北、两淮之间,抗金民族战争轰轰烈烈的掀起了。岳飞和抗金名将宗泽、韩世忠等一道,站在抗金斗争的最前线。可是,北宋腐败后,采取妥协、投降的政策。
1127年(靖康二年),金兵攻破汴京之时,掳走了数以千计的皇帝国戚、文武群臣,连同他们的妻女。到了金邦,受不尽的虐待凌辱,有的当时受到残杀,有的更受尽了磨折惨痛,终于死亡,能够保得一命的极少。只有秦桧同妻王氏,到了燕京以后,金主吴乞买先将他夫妻赐给达赉为奴。秦桧受苦不过,常和王氏抱头痛哭,说此生在负才华,一为俘虏,他们没有出头之日。
想不到的是达赉因知秦桧是宋朝状元,又是御史中丞,上来只是故意示威凌逼。等到看出他心胆已寒,才故作不知,借着一个机会,与他相见。立谈之下,便命沐浴更衣,将他夫妻接进府去又谈论了一阵,命他参谋军事,接着升为随军转运使,对他们相待甚厚。
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就这么快的被金兵凌虐而死的俘虏,居然平步青云地当大官的秦桧夫妻,感动得流泪。他们真是出于意外,后来又听说,达赉本不知他夫妻拨在奴隶队里,后听兀术说起他的才名,才得访查出来,加以重用。因此,救命恩人兀术也是一位了。
这时金邦兵权大半是在达赉和兀术手里,二人常召秦桧夫妇饮宴,王氏人本机巧阴险,颇得二酋宠信,常预密谋。后来达赉围攻楚州,秦桧夫妻随军南侵,为金兵划策,更得信任。
这日达赉忽接兀术来信,说:“宋朝民心未死,我军目前虽然得胜,但是各地义军纷起,另外还有一些新起的勇将如岳飞、吴玠、吴磷之流,都是劲将。照这样下去,非但东南半壁难于吞并,连已夺到手的中原肥沃之地也恐不能长保,为今之计,只有派上一两个有名望的宋朝降官,许以重利,故意放他回国,命以和议打动宋主,作为内应,才能得志。赵构庸懦昏愚,素无大志,一听和议可成,定然求之不得。等派去的降官执掌朝政之后,再用他的权势,专制诸将的时,这样我军才有机可乘,进可以战,退可以保。和战两面,都在我军掌握之中,对我们太有利了。”
达赉看完非常高兴,连忙说这是妙计。一算宋朝这些降官,只有秦桧有才,可共机密。未被俘以前,当过御史中丞,并曾有过抗金的言论,颇有名望,用作内应,再好不过了。正想命他夫妻同回,不料兀术也将秦桧夫妻看中,也有来信,除指示秦桧机宜外,并说:“王氏聪明可供机密,遇事不妨与她商计。将来金兵如果席卷东南,便立秦桧为君。赵构如对秦桧不利,立统雄兵百万,为他报仇,秦桧如不照所说行事,也决不会放过他。”
一个甘心媚敌当奴才的汉奸,自然得意有这样的主子为他撑腰。觉着敌人得志,自可称帝南方,成为一国之主,即使划江为界,也必享受荣华,永保公侯将相之位,真个喜出望外,感激无比。当着来人便把信供上,穿了整齐的金人衣冠,跪倒谢恩,口称“千岁”,巴结的连眼泪也挤了下来。
由于达赉接到兀术回信,便独自一人偷偷赶来商量此事了,正好撞上,连夸:“你真是我金邦的忠臣。”秦桧夫妻忙又跪倒谢恩,不住拭泪。达赉再三以好言劝住,方始破涕为笑。两下密计了好几天,达赉才给了许多金珠,派人护送秦桧夫妻驾上小舟,到了两军交界之处偷偷上岸,于是去见赵构赶往越州,自称是由敌军中逃回。
众朝臣中被掳的文武群臣最多,且只有秦桧一人生还,连妻王氏也带了来。中间路两三千里,连穿过金人占据之地,逾河越海,安然到达,这道有许多可疑,都怀疑他是金邦派来的间谍。以前和秦桧交好的偏生奸相范宗尹和江西安抚大使李回,秦桧又对他们贿赂了,于是他们就极力替秦桧解释,弁向赵构保奏,说秦桧是个忠臣。于是赵构就见了他们夫妻俩。
早以由范宗尹口中探出赵构心意为人的秦桧,第一次与赵构见面,便说:“目前形势,只宜和而不宜战。休说金兵强盛,我军决非其敌,陛下圣明天纵,文武兼资,好容易上膺天命,神器有归,中兴大业,期于指顾。假若两宫还朝,陛下定必退居藩封,内招疑忌,拥虚名而受实祸。何况两宫(指赵佶父子)在日,任用六贼,朝廷失政,人怀怨望,再若重登大宝,必致众叛亲离。岂止大河以南不可复收,便这东南半壁也不能保矣。”随将所拟议和之策和向达赉求和的书稿呈上。
害怕敌人的赵构,不愿意二圣还朝,见了秦桧所写的书稿,不但文章写得好,对于金邦的形势和兵力的强大厉害,说得更是很详细,有条有理,不禁又惊又喜。赵构先虽屡次派人向金求和,到底还记着一点君父之仇和全家流离逃亡之痛。是和是战,尚还举棋不定。有起事来,只管怯敌先逃,一面却想倚靠一些重臣大将和新起来的韩、岳诸军,为他保障江淮,以多杀敌人为喜。自从秦桧回朝,在便殿单独召见,密谈了两次,这才专心一意,想与金人解仇求和,也就一天比一天宠信秦桧,曾对左右大臣说:“秦桧朴忠过人,朕很喜欢他。”
秦桧的计谋赵构非常欣赏。金人却是分兵几路,到处焚掠,攻陷州郡,一路连破限、原、环。庆诸州。不是大将吴玠、吴磷和刘子羽在凤翔大散关东的和尚原孤军奋战,大破金兵,几乎连四川也被夺去。另一路侵犯熙和,副总管列惟辅战死殉国。
金人因所占据的各州郡义军纷纷掘起,当时河北境义兵八字军最著名,面上都刺有“赤心报国,誓杀金贼”八字。而山西境义兵则以红中军最著名(起初在晋城、长治一带,后来扩大到河北、陕西)。红中军声势浩大,组织极密,用建炎年号,但不用宋朝官号。见有不愿降敌、从金国逃回的官民,便厚赠衣粮,护送出境;路上见有宋官旗帜,立即引去,绝不杀害。遇敌即奋死进攻,决不畏避。他们声称:“只等官兵过河,并不要多,我们自有力量杀尽金虏。”
他们曾袭击了金军大寨,宗翰大部分被擒。金人痛恨红中,捕逐最急,但只能妄杀平民泄愤,不能获得真红中,无法镇压,又急又怒。忽下密令,命各路金兵到处搜索河南、河北的善良百姓和路上的商贩旅客,称为客户。有的在耳朵上刺字为号,锁押在云中一带,卖给金邦的军民为奴;有的押往关外各种族部落,以人换马;另外还有许多,竟被挖了大坑活埋。死的不计其数,活的更是受罪无穷。有很少数由敌境逃来南方的,哭诉,惨的不能去看。
朝臣据实奏报,赵构听从秦桧所说的,只想保全自己富贵,竟然是不去管别的事。只有半年的时间,秦桧便升为首相了。等绍兴二年正月,回到临安之后,由于升迁太快的秦桧,大朝臣对他不满。又因恃宠狂妄,对赵构讲话也太随便——主要还是口口声声高谈和议,金兵却是一味南犯,进攻不已。赵构对他减去了信心,这才将其暂时罢免。以前派去求和的使臣都被金邦拘留,而金邦却从未派一使者来宋。
平定了曹成的岳飞,便奉朝命,授为中卫大夫、武安军承宜使。这时,伪齐刘豫已迁都于汴梁,并与金人会同南侵,共起兵五十万,命降贼李成为前锋,攻陷了襄阳府和唐。邓、随、郢、信阳军等地。每占一处州郡,均分派兵镇守,一面打算煽动洞庭湖水寨首领杨么,想用军船攻打岳州、鄂州、汉阳、蕲州、黄州,顺流而下,再由李成带精兵二十万由江西旱路往浙江进发,声势甚是浩大。岳飞、韩世忠等抗战派,则成了赵构、秦桧投降派活动的最大障碍。日趋尖锐的斗争是南宋朝廷内部抗战派与投降派。
建炎二年(1128年)七月,宗泽病死,杜充接任开封留守。
1129年,就是建炎三年,平定护卫亲军叛乱时,韩世忠与张俊已经官拜节度使,成为相当于今天大军区司令一级的人物;岳飞则是正七品的东京留守司统制。如果硬要比喻的话,那么大体相当于今天的正团级军官。而且,张俊还曾经是岳飞的老领导,多次重用、提拔、奖励过岳飞。刘光世则是将门之后,其家世背景、资历和经历都是岳飞所不能比的。
1129年,26岁的岳飞,已经3年入伍的他,但由于只是个乡下来的毫无背景的青年,虽然屡立战功,但根据当时文官对武将的压制,仅仅是武功郎这样的副将,陪同东京留守杜充守故都汴京(开封)。宗泽也是东京留守,当时金俘虏了二帝就弃城北上了。宗泽死前应该是呼喊渡河,看来想收复黄河以北的故土。而短暂的对峙时应该是依黄河而治。而且现在的黄河由于在抗日战争中迁道以阻止日军南下,已有很大的变动,出海口也由黄海变成了渤海。宗泽死后,杜充便留守开封了。
1129年六月,以勤王名义南下的杜充,改任建康(今江苏省南京市)留守,岳飞也率部随行到建康。南宋建炎三年(1129)秋,岳飞率军在建康(南京)城南门外重创金兵,俘虏金兵将士甚众,敌溃不成军,尸横遍野,金四太子兀术仓徨过江北逃。岳飞因功受高宗帝召见,并赐予金带、鞍马、战袍、铠甲等物,命其暂回宜兴待命。这年冬天金军渡江南侵,杜充逃跑后降金,岳飞率部转战茅山地区,接着转移到广德军(今安徽省广德县)的钟村,随后进驻宜兴(今属江苏)张渚镇附近,收编散兵,整顿军纪,安定了局势。岳飞的母亲、续妻李氏和两个儿子也接到了宜兴。金兀术逃至江北后,未见宋军追击,惊魂方定,休整部队后放弃北返打算,率军准备围攻楚州(淮安)和承州(高邮)。
建炎四年(1130年)春,金军追击宋高宗到达明州今浙江省宁波市东海中,仍未能追到,以后,向北退军,在长江中遭韩世忠攻击,退到建康,准备渡江北撤之际,岳飞率部猛烈攻击金军,收复了建康。
建炎四年(1130年)七月,面临战火风云的江北,宋军统帅张浚推荐岳飞担当江北抗金重任,于是高宗就准奏了,“擢岳飞为通泰镇抚使兼知泰州”。岳飞在宜兴接旨后抓紧操练三军,准备北上抗击金兵。八月,金兵围攻楚州,江北战事紧张。八月十九日,岳飞率军从宜兴誓师北上,二十三日,全军到达江阴渡口,因一时舟船缺少而滞留于江南。岳飞心急如焚,亲率一队轻骑先行过江,于八月二十六日到达泰州城。此时的泰州城,上年已经受过扬州来犯之敌的劫掠,知州曾班降金而去,城池无兵驻守,街市萧条,满目疮痍。岳飞安抚百姓,加强城防,严肃军纪,对百姓秋毫无犯,深得百姓拥戴。待大军到泰稍息,为救楚保泰,岳飞率军经三墩(三垛)开赴前线。此时承州沦陷,岳飞一面飞报朝廷,一面转战于承楚之间,血战月余,牵制敌军,“三战三捷”。承楚二州既陷,宋高宗“诏飞还守通泰”,岳飞借鉴上年(南宋建炎三年)柴墟严起抗金得胜的经验,“以泰州无险可守退保柴墟”,“从承州北炭村旋师”忍痛弃泰州奔柴墟。一路上金兵前阻后截,金兀术骄横气盛,决心复建康败仗之仇,紧咬岳家军不放。岳家军边退边战,从“北炭村至柴墟,屡战屡胜”挫败了金兵锐气,在柴墟城外扎营,严阵以待。此时敌强我弱,岳飞奉旨“如不可守,且于沙洲保护百姓,伺机掩击”。此时柴墟地带,因避战乱从两淮地区逃奔至此的难民,有万余之众。视民为父母的岳飞,以掩护百姓安全撤退为首任,为防金兵追击,决定以攻为守再挫金兵锐气。当时柴墟(口岸)南与西两面临江,北有环溪(刁铺),河网交叉着,有利于岳家军与敌人周旋。金兵蠢蠢欲动,于是南坝桥大战将要爆发。;
南坝桥位于南坝塘的济川河上,距柴墟城北十四华里,距泰州城南二十华里。由于地形复杂,成了天然的战场。岳飞面对强敌,审时度势,机智灵活,不套用布阵老法,而是利用有利地形,巧布迷魂阵,诱敌自投罗网,然后各个击破。大量难民在柴墟城外沿江边,所以金兵抵近是部下不让的。
柴墟城墙是1127年“靖康之乱”后,由泰兴县知县马尚用土坯堆砌而成,经不起金兵强攻。不习水性是金兵的弱处,战场应摆在柴墟以北的环溪河网地带。岳飞深思熟虑后,在柴墟东郊帅帐召集部将议事。众将明了作战方针和部署后,逐个立下军令状,手持令箭而去。此时的“岳飞部将有岳亨、傅庆、刘经、王贵、张宪”,只有张宪率本部留守保柴墟城。
绍兴元年正月,朝命张俊为江淮招讨使。张俊因李成兵多势盛,心中有点害怕。知眼前诸将,只有岳飞智勇双全,所向无敌,便向赵构保奏岳飞为招讨副使。二月,岳飞到鄱阳与张俊合兵,三月初三打到洪州。贼兵连营西山,宋军不能渡江。张俊和手下诸将全都怕敌人,没有办法去抗敌。
正由庐山回来的张保、王横,对岳飞说岳母婆媳我都全见到了。岳母知道江淮一带敌寇纵横,随在军中,是许多不便。李淑也说山居清静,宜于养病。近年岳母畏寒怕热,等兵灾稍平,才能起身。
岳飞虽然念母心切,正当军情紧急之时,也是无可奈何。次日又对张俊说:“贼兵多贪,不知虑后。岳飞不才,愿当前锋。”张俊只得应诺。
早已将木筏快船备好的岳飞,自带骑兵三千,绕往上流生米渡,当先跃马,横渡大江。和宋军对峙的是李成的副头领马进,拥兵十余万,贼将甚多,不料岳飞会由上流渡江,骤出不意,攻打他的右侧。贼阵一乱,牛皋、王贵等又照岳飞所说,分兵十几路抢渡大江,全力猛攻,将贼兵杀得大败,收降了五万人。
带了残余的五千人马的马进,逃出二十五里,岳飞因追得太紧,战马又快,身边只有张保、王横、岳云。张宪和四五十名轻骑。刚追过一条大桥,那桥忽然坍倒。河面又宽,后面赶来的人马立被隔断。马进回顾望见,忙带贼兵围攻。所用先锋名叫姜震,手使一柄大板刀,最是勇悍,正在怒吼飞驰而来,岳飞一箭射去,应弦而倒。跟着又和岳云、张宪用连珠弩箭连射中了十来个贼将头目,然后一声喊杀,迎上前去。后面牛皋等赶到,用树木搭了浮桥,杀将过去。贼军吓得狼狈逃往筠州。岳飞随后追到,马进已将城内十多万贼兵引出,十五里长的阵势摆下了。
双方交战在十一日,岳飞早将诸将埋伏。再命张保拿着一面上绣白“岳”字的大红旗,随在一旁。自带二百轻骑向前挑战。贼兵欺他人少,往前围攻,宋军伏兵四起,又将贼兵杀得大败。
张保被岳飞命令挥动红旗,将士同声大喊:“只要坐地投降,不再从贼,一律免死!”群贼投降的又在八万以上。所得枪刀衣甲马匹之类,连收拾了三天才得完毕。马进准备逃到建昌去向李成求救,又被岳飞带了轻骑,昼夜不停,由小路赶到朱家山埋伏,马进一到,伏兵突起,将贼将赵万等杀死。连杀伤带投降的又是五千多,只有马进保住命先逃了。
李成听到这事后大怒,带兵十余万来敌。岳飞在楼子庄和他对阵,李成又被杀得大败。由当地到江州、靳州,追到马家渡,先后杀伤了贼党两三万,收降了七八万,并将马进、孙建和几十名著名贼将头目杀死,得到战马五千多匹,衣甲粮械不计其数。几次招降李成,俱都不肯。最后,李成往投伪齐刘豫,江淮才渐渐平静下来。张俊满心欢喜,自不必说。
当岳飞刚追马进之时,牛皋劝道:“大哥平日常说,这些盗贼都由内忧外患交迫而来,不应全当他们仇敌看待。十分勇猛的马进,何不收降过来,使为我用?”
岳飞回答说:“这班盗贼多是叛将,与各地民变不同,为首诸贼,乘着国家丧乱之时,到处奸淫杀抢,无恶不作。他们带着好几十万人马,对于金兵从无一矢之投,却在我军将要收复失地之时,到处骚扰作梗,使我军有后顾之忧,即此已该万死!马进出身是个恶霸,以前坐地分赃,欺压良民,现又勾结叛将李成焚掠州郡。这类贼头自来凶悍,反复无常,便是肯降,也要格外慎重,何况这样执迷不悟,非将他除去不可。我想杀的只是几个首恶,余者只要倒戈归正,不用非死才行,我们还要储为国用呢。”
跟着又命人招降了大盗张用和马进手下溃逃的几万贼党。除裁汰老弱遣散归田外,选拔了一万多的精锐。朝廷以平定江淮之功,岳飞第一,升为建州观察使,暂驻洪州。所招降的盗军,却大多数是于其他大将率领。
江淮平定不久后,大盗范汝为又攻陷了邵武军。安抚大使李回命岳飞派兵分保建昌、抚州。到处张贴榜文,大意是说,贼兵投降,来者不拒,敢入境一步者死!一些零星贼党望见“岳”字军旗和榜文,没有人敢入境内,百姓高兴不已。
这时岳母婆媳业已接到洪州衙内。岳飞又奉朝命往攻大盗曹成,兵发贺州。暑热行军,连用计带用兵,把曹成数十万人马杀了个落花流水。曹成杀一阵,败一阵,由贺州太平场溃退。逃到北藏岭、上梧关,收集残兵十余万,据险固守,又被接连攻破。手下勇将杨再兴,因和岳飞是旧友,也被收降了去。所占据的五岭一带州郡也全被岳飞分兵攻破,实在势穷力蹙,只得带领残兵一路溃逃,投降了韩世忠。十二月,岳飞再升为神武副军统制。
绍兴二年(1132年)二月,岳飞率部讨伐游寇曹成,收降了曹成部将杨再兴。五月,曹成在岳飞的追击下向韩世忠投降。六月,岳飞奉命屯驻江州(今江西九江市),这时的岳家军已经有一支二万四千人大军。
1133年三月至六月绍兴三年,岳飞又受命镇压了吉州(今江西吉安市)和虔州(今江西赣州市)的农民起义军。回军江州之后,于九月奉诏带着岳云到杭州朝见高宗,宋高宗亲书“精忠岳飞”四字锦旗赐给岳飞,任命岳飞为抗金大元帅、武昌郡开国侯。岳飞率领英勇善战的岳家军奔赴抗金前线,驻扎江州;岳家军的番号改为神武后军。十二月,牛皋、董先等部加入岳家军中。
1134年五月绍兴四年,南宋朝廷同意了岳飞的计划收复襄、邓等六郡的,经过三个多月的战斗,收复了襄阳(今湖北襄樊市)、邓(今河南邓县)、唐(今河南唐河县)、随(今湖北随州市)、郢(今湖北钟祥县)及信阳(今河南信阳市)六州郡。在攻打随州(今湖北随县)的战役中,岳飞的16岁长子岳云,手握各重80斤的铁锤力夺头功。首先登上随州城垣,从此,他赢得了勇冠三军的声誉。在襄阳,岳飞慧眼识破敌人以骑兵布防江岸,以步兵摆阵阔野的破绽,令部将以手持长枪的步兵攻敌骑兵,使其阵脚大乱,互相争挤夺路,落入江中。又以骑兵将敌步兵杀得丢盔卸甲,击溃伪齐主力。仅三个月即顺利收复六州,保住了长江中游,打通了通往川陕之路,扭转了南宋的被动局面,增强了军民抗敌的勇气和信心。岳家军作战英勇,纪律严明,素称“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掳掠”。这次岳飞按照预订计划收复已失的州郡,是南宋从未有人建立过的功勋,岳飞因而升为清远军节度使,又进封武昌郡开国侯,享受刘光世、韩世忠、张俊同等的宋朝最高殊荣。这年32岁的岳飞,获得这一头衔,还是当时最年轻的人物,在当时是没有人能比的。
这年九月,金与伪齐联军避开岳飞的防区,渡淮南下,南宋朝廷急令岳飞东援淮西,岳飞派牛皋、徐庆为先锋驰援卢州(今安徽合肥市),金军与伪齐军被他们击败了。
1135年二月绍兴五年,授岳飞为镇宁、崇信军节度使,接着奉命镇压杨么起义军。王俊这时拨属岳飞军中。六月,岳飞以政治诱降与军事镇压相结合的方针,瓦解了起义军,收编了几万起义军和几支政府军,岳家军由三万多人扩大为一支十万人左右的大军。九月,岳飞的官衔升为检校少保。十二月,岳飞的职务升为招讨使,岳家军的番号也改称后护军,与张俊的中护军、韩世忠的前护军、刘光世的左护军、吴玠的右护军,是南宋的五支主力部队;岳飞与韩世忠、刘光世、张俊并称为南宋中兴四将。
1136年三月绍兴六年,岳飞升任京西、湖北路宣抚副使。此时,宰相兼都督诸路军马张俊组织岳飞、韩世忠、张俊四路军马进攻中原。七月,岳飞进驻襄阳后,随即发兵北伐,东路军牛皋连克镇汝军(今唐河县北)、蔡州(今汝南),西路军王贵、董先攻占卢氏、商州(今陕西商县)、栾川、伊阳(今嵩县)等地,距洛阳只有百余里。九月,由于粮运不继,只得退兵。不久,奉诏驰援淮西。十一月,因金军和伪齐的挑衅,再次带兵北伐而上。进攻至蔡州,敌军被击败得主动撤兵。
绍兴七年正月,岳飞被赵构封为宣抚使兼营田大使。岳飞立时面奏军情,说:“金人立刘豫于河南。实在是想茶毒中原,以中国而攻中国,他却借此休兵养马,乘机吞并,包藏祸心,阴谋不浅。如果不将刘豫父子除去,先把河南河北的失地收复过来,使敌人的势力越来越强,未来祸害,何堪设想!望陛下许臣便宜行事。一有机会,臣就带领大军,直攻汴京。洛阳,再据河阳、陕府,潼关以招降那些叛将。京畿陕右,自然收复;陛下再命韩世忠,张俊收复京东诸郡,也必成功。臣再分兵浚、滑,经略两河,刘豫父子定必成擒,金兵也必破败。此为国家永久之计。”“如其暂时还有碍难,便命汝、颖、陈、蔡坚壁清野,商于、虢略分屯要害。敌人见我军退保上流,一定往南进犯。等他来时,臣便亲率诸将以逸待劳,先挫他的锐气,或是乘他久战疲厌,分兵击破。敌兵远来,利于速战,连遭挫败,必然退兵。臣便多设伏兵,断其归路,拦腰截击,多消灭他的主力,然后徐图再举。”“假使仇敌见我上流进兵,又和上次一样并力侵淮,或是声东击西,攻扼四川,臣即领兵长驱,直捣他的巢穴。敌寇疲于奔命,早晚势穷力竭。纵使今年不成,明年也必有望。臣闻:兴师十万,日费千金,内外骚动七十万家,此岂细事?然古者命将出师,民不再役,粮不再籍,盖虑周而用足也。”“今臣部曲远在上流,去朝廷数千里,平时每有粮食不足之忧。是以去秋臣兵深入陕洛,而在寨卒伍有饥饿而死者。臣故亟还,前功不遂,致使贼地陷伪,忠义之人旋被劫杀,皆臣之罪。今日惟赖陛下戒敕有司,烙恭乃事,惮臣得一意静虑,不以兵食乱其方寸。则谋定计审,方能济此大事……”。
岳飞忠义奋发赵构见所奏有条有理,也不由得颇有感动,一再传旨嘉奖。岳飞回转防地,正在加紧练兵屯粮,激励将士,准备大举收复中原,无奈秦桧极力主张和议,向赵构密陈:“自来国无二君。漫说金人强大,岳飞不能成功;即使成功,迎还渊圣(赵恒)之后,陛下何以自处?”
当时变计赵构听了。并不是岳飞所谓各条没有办到,并借故将当时主战派的帅臣张浚贬窜远方州郡,连都督府也裁了去。不是赵鼎力劝,几乎被害。岳飞多次上奏要求发兵收复中原,每次赵构都不允许,只是说了几句好话,敷衍了事就过去了。
岳飞先甚忧急,后经多日策划,觉着刘豫乃粘罕所立,由于兀术、达赉都与粘罕不合,只要有一点机会,就可除此大害。速命心腹查探敌人虚实,每日都在盘算如何不用兵力,先将刘豫父子除去,以免朝廷多有顾虑。

岳飞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