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新闻

光复汉阳汉口

清军驻防在汉阳、汉口两地的是:

汉阳——第二十一混成协第四十二标第一营(营长是陈钟林),湖北水师第一路(营)(营长是陈得龙)。

汉口——第八镇第三十标第二营(营长是任光耀),第二十一混成协第四十二标第二营(营长是樊毓英)。

简单言之,清军在这两处地方,各有步兵两营。

八月二十日天亮以前,张彪率领第八镇辎重营的兵离开武昌,以大部分扎在汉口刘家庙,小部分扎在汉阳水师营大校场。

文学社在汉口、汉阳有一个“阳夏支部”(阳是汉阳,夏是夏口,夏口是汉口的古名)。支部的支部长是胡永珍,书记是王缵承,会计是黄振中,交通是郑兆兰,调查是戈承元,参议是黄家麟等八人,“联络”是范明山、陈德元、袁金声。汉口的机关设在范明山的寓所,汉阳的机关设在陈德元的寓所。混成协第四十二标的标代表是胡玉珍,第一营的营代表是陈建章,第二营的营代表是赵承武。(第三营驻防信阳武胜关及其以南的京汉铁路沿线,营代表是刘化欧。)

共进会在汉阳没有机关,在汉口却有三处:长清里九十八号,宝善里十四号,阳兴里三十三号。共进会在第八镇第三十标第二营以及混成协第四十二标的三个营之中,有没有标代表与营代表,不详。

文学社与共进会实现了联合以后,公举邱文彬为“阳夏总指挥”。

邱文彬在八月二十日的夜里,放枪为号,集合了第四十二标第一营的右队与后队的同志在操场,然后进子弹库,取出子弹。第一营管带汪炳山溜走。有一位队官宋锡全,“在大营门与黄家麟谈话,欲起而制止。家麟即将预置白布一副,系于锡全左臂,笑语日,‘你不要糊涂’。锡全素机警,即抽刀作指挥状。(胡)玉珍正向队伍演说,即曰,‘宋队官日知会党员也,才学为本营冠,平日待士兵尤和平,吾辈此后皆听其指挥。’众皆欢呼。”

不久,邱文彬又将左队与前队集合起来,取了子弹,布防在龟山周围,“自率数十人下山冲击,辎重营残队未抵抗而逃。(水师第一营,本已由陈得龙于事前带去武昌,于武昌起义之时被革命军打散。)

于是,整个汉阳,包括兵工厂与钢厂,与民营的一家铁厂,都入于革命军的掌握。李亚东被迎出监狱,作了革命政权的汉阳府知府。

八月二十一日的清晨,胡玉珍派曾清臣带领一队同志,从汉阳渡江到汉口居仁门外,向空放枪一排。这是对混成协第四十二标第二营的革命信号。

营代表赵承武早有准备,听见枪声就集合了全营同志响应。管带陈钟林一走了事。队官之一林翼支,正如在汉阳的宋锡全,立刻参加到革命的一边。

第八镇第三十标第二营,驻在歆生路余庆里。枪声一起,营内若干旗人与管带任光耀先后逃走。剩下了一百多兵,被当地的商会挽留,维持秩序。这一百多人,很快便和革命军联成一气。

汉口有租界。革命军不便对租界有所行动。于是,若干匪徒有了退藏之所,便大着胆子在“华界”大肆抢劫。被抢劫的,包括花楼的两家“钱庄”(旧式的小银行),汉口官钱局,以及若干典当铺与商店。

在武昌的军政府经汉口商会请愿,派蔡济民率领二百名兵士来汉口,当场斩杀抢匪三人,事后又捕斩了土匪几十人。在汉阳的革命军也派了若干兵士,到汉口的“桥口”,枪毙抢匪二人。到八月二十二日(10月13日)以后。汉口的秩序渐渐恢复。

詹大悲与何海鸣被迎出监狱,主持汉口的“军政分府”。

汉口这时候仍有清军存在。张彪掌握着刘家庙与大智门。

李廉方说,胡玉珍、邱文彬、赵承武、王缵承等同志,于八月二十一日上午十一时在汉阳兵工厂开会,议决:扩充革命兵力,成立一个“镇”(师),公举宋锡全为统制,驻守汉口;另外,成立一个协(旅),公举林翼支为协统,驻守汉阳。

邱文彬在他的《辛亥阳夏起义事略》里说,除了以林翼支为协统的一个协以外,还有一个以文学社社长王宪章为协统的一个协。主宪章的协,是第一协;林翼支的协,是第二协。

武昌的鄂军军政府核定:宋锡全为鄂军第一标统。到了八月二十四日(10月15日),鄂军都督府把原任第一协协统吴兆麟,调任副参谋长,升任宋锡全为第一协协统。(这时候,军政府除了第一协以外,另有三个协:第二协,协统是何锡藩;第三协,协统是成炳荣;第四协,协统是张廷辅。此外,有敢死队四个大队。

军政府在八月二十四日下令,对汉口的清军进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