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新闻

也先

在北元的一方面,阿鲁台在宣德九年被瓦剌的脱欢战败,身死。他所奉的阿岱可汗(阿台)失了依靠,窜到亦集乃路(宁夏居延),于宣德十年十二月骚扰凉州(武威)与镇番(民勤),被陈懋赶走;又在正统元年五月骚扰肃州(酒泉),被蒋贵赶走。到了正统三年四月,他被蒋贵袭击,死于脱欢之手。在他以后当可汗的,是脱脱不花,汗号“岱总”。

脱脱不花的父亲,叫做阿寨台吉。阿寨台吉是额勒伯克的弟弟,鸿台吉的遗腹子。

脱欢在正统四年病故,继承脱欢作为瓦刺的领袖,同时也是全部北元的实际主宰的,是脱欢的儿子也先。也先的官位,正如脱欢的一样,是“太师”。脱脱不花名为可汗,力量极小。

也先从正统五年到正统十三年,对明朝差不多是年年进贡,只有在正统十年缺了一次。这一方面是给了明朝面子,一方面他自己也不吃亏。他所贡的是蒙古土产的马与骆驼,而换来的各种赏赐都是他所必需的各种物品。除了贡与赐的互换以外,明朝又已经从正统三年起,在大同特设一个马市,准许内地的老百姓用钱买瓦刺人与“鞑靼人”的马。

也先的贡使,正如其他各国的贡使,一入明朝困境,便获得白吃白住,白用交通工具的优待。因此之故,贡使的人数,每年均在增多。到了正统十三年,竟有两千多人,而号称三千,向明朝朝廷支取三千名额的招待费。《明史》说,太监王振恨他们虚报人数,而无可如何,便故意减估他们的马的价格,于是激怒了也先,决意对明朝大举入侵。《明史》又说,在正统十三年以前,王振和也先暗中有来往,秘密地送箭头给也先,换取良马。

也先这时候,承继了父亲脱欢所遗留下的庞大领土,而且向东发展,征服,“三万水女真”(可能是明朝的“三万卫”,在今黑龙江省依兰县一带),又向南发展.裹胁了“大宁三卫”的兀良哈人。

他早已不把明朝看在眼里,此时在受了王振的挑衅以后,便分兵数路,叫脱脱不花率领兀良哈人进攻辽东,知院阿拉进入宣府(宣化),自己以主力进攻大同,另派一人以偏师进攻甘州。

这是正统十四年(1449年)七月间的事。

大同的参将吴浩阵亡,消息传到京师(北京),王振怂恿英宗,带五十万兵御驾亲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