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新闻

夺门之变

景帝除了这位皇太子朱见济以外,没有其他的儿子。而朱见济不幸在景泰四年十一月病死。

次年四月,御史钟同上疏,请复立英宗的儿子沂王朱见深为皇太子。五月,礼部的一个郎中(司长),管仪制的章纶,也上疏请求复立朱见深为太子,并且要求景帝在每一个月的初一、十五,与各种节日,率领文武百官,朝见“太上皇”(英宗)于宫城的延安门。景帝读了章纶的疏,大怒,叫锦衣卫把章纶逮捕,加以拷打,追问主使,连带地也捕了钟同。

章纶、钟同二人在锦衣卫关了一年多,到了景泰六年八月,忽然被押解到宫门的阙下(阙是两根柱子,一种没有匾的牌楼),用棍子打脊背与屁股(这一种刑罚,叫做“杖”)。同时被打的,有“南京大理寺少卿’廖庄。原来,这廖庄曾经于朱见济死后也上过疏,请求景帝常常“朝见”太上皇(英宗),并且说太上皇的儿子是“皇上之犹子”,“亦宜令亲近儒臣,以待皇嗣之生”。这位廖庄在六年八月来到京师陛见,令景帝想起了他的那一本奏疏,也想起了章纶、钟同两人,于是下旨,把章钟二人由锦衣卫牢里带到阙下,和廖庄一齐挨打。钟同当场被打死,章纶在打完以后,仍旧关回牢里,廖庄被贬到四川宁羌驿,充任驿丞。

景帝的心情,是很矛盾的。他自己占了皇位,不肯让还英宗,却又不忍对英宗的“太子”朱见深下毒手。有一个给事中徐正,向他秘密建议,把英宗所住的南宫,加高围墙(等于是所谓“圈禁高墙”),令朱见深出京,就封沂州。他不仅不接受,而且大发脾气,把徐正充军到铁岭卫(辽宁铁岭)。

其后,英宗复辟,对景帝便不如此客气。 英宗复辟,是在景泰八年(1457年)正月。 当时,景帝得了重病,群臣惶惶不可终日。于谦每天领了若

干大臣。上疏请求“立皇太子”,意思是恢复英宗儿子朱见深的太子地位,然而不曾明说(怕叫景帝生气)。东阁大学士王文似乎想另立仁宗第五个儿子襄王朱瞻墡的儿子朱祁镛,却也不曾明说,只上了一疏,请求选择一个人立为太子。景帝叫太监传旨,将在正月十七日临朝,宣布他的决定。

景帝没想到,在十四日的夜里,使发生了徐有贞、石亨、曹吉祥、张[左车右兀]等人的“夺门之变”。

徐有贞在景帝即位以前,只是翰林院的侍讲,是在景帝朝中才因治河有功,升至左副都御史。中间有一度他想当国子监祭酒,托于谦向景帝说,景帝不肯,徐有贞反而怀疑于谦,以为是于谦不曾去说。景帝之所以不肯,是由于记得徐有贞在英宗被俘,也先大兵压境之时,建议放弃京师,迁都南京。夺门之变

石亨在景帝即位以前,官至“都督佥事”。于谦向景帝保荐他,升为“右都督”,掌“五军大营”,封武清伯。提督新成立的“团营”十万人,在于谦指挥之下,抵御也先,守住京师,因功进封为侯,佩“镇朔大将军”印,充任镇守大同总兵官。

曹吉祥是一个宦官,一向阿附王振,常常出外监军,选了“达官”“跳荡卒”自随,犹如卫队,回京以后,便把这变相的卫队养在“家”中,成为私人军队。宦官有“家”,本是滑稽的事,在当时却是一种风气,大率以侄儿或别人收为养子,娶了媳妇。以便公余由宫内外出之时,以“老公公”的身份享受家庭之乐。有些宦官,甚至纳妾,这妾自然也是名义上的妾而已。曹吉祥的养子,是侄儿曹钦。

张[左车右兀]是张玉的儿子、张辅的弟弟,在英宗正统年问官至前军都督,总管“京营”。在景帝即位以后,他未曾升官,而且因“骄纵不法”,一度于景泰二年被景帝叫人捕他下狱,关了很短的时间。他因此记下景帝的仇,在景泰八年正月,成为政变的发动人物之一。

政变的机缘,是景帝无法“郊宿斋官”。特地召见石亨于病榻之前,命他代为行礼。石亨见到景帝确是病得厉害,不久必死,因此在辞出以后,便找了张[左车右兀]与曹吉祥商量,打算于景帝死后迎立太上皇(英宗)复位。这三人商量不出一个办法来,又去找太常卿许彬。许彬说:“我老了,徐有贞的主意多,不妨找他谈谈。”他们见了徐有贞,徐有贞怂恿他们干。于是,在正月十六日的夜里,便发生这“夺门之变”。

所夺的门,是宫城的“长安门”。他们带了一千兵进去,守门的卫士见到他们都是文武大员,仓猝之间,未敢阻挡。他们进入长安门,一面把门下锁,防免别人带队伍进来,一面冲进英宗所住的南宫,用“辇”把英宗抬到“奉先殿”,高坐龙床(皇帝的大椅子)。这时候,天已快亮,到了习惯上皇帝坐朝的钟点。他们击钟鸣鼓,叫文武百官进宫。文武百官还以为是景帝坐朝。来到奉先殿前一看,才知道是英宗,而不是景帝。

英宗复辟以后,第二天便下旨将于谦逮捕下狱。和于谦一齐被捕的,是华盖殿大学士陈循;谨身殴大学士王文;户部尚书兼太子少师、值阁萧镃;兵部左侍郎兼右春坊大学士、值阁商辂;刑部尚书俞士悦;太子少师兼工部尚书江渊;都督同知范庆;太监王诚、舒良、王勤、张永。 英宗同时叫徐有贞以副都御史本官兼翰林学士,“直内阁,掌机务”。这时候,内阁只剩下少保兼工部尚书兼谨身殿大学士高谷一人。英宗把许彬与大理寺卿薛瑄二人升为礼部侍郎兼翰林学士,和徐有贞同时入阁。

英宗与徐有贞研究,如何处置于谦。英宗说:“于谦曾经有功。”徐有贞说:“不杀于谦,则今日之事无名。”结果,把于谦加了一个“意欲迎立外藩”的罪名,在正月二十二日(丁亥)和王文,及四个太监一齐斩首。陈循、俞士悦、江渊被充军,萧镃、商辂“除名”为民。范庆在二月间被杀。

英宗改景泰八年为天顺元年,大封复辟的功臣:石亨,忠国公;张左车右兀],太平侯;张[左车右免],文安伯;杨善,兴济伯;孙镗,怀宁伯;童兴,海宁伯;徐有贞,武功伯。曹吉祥的养子曹钦,被任命为都督同知。

景帝于二月初一日被“废”为郕王,于十九日或其以前“病故”。

英宗的儿子朱见深,于三月间被复立为太子。

徐有贞、石亨、曹吉祥皆没有好的下场。这三人互相争宠。 最先是,徐有贞被石曹二人进谗,以泄漏秘密的罪名于天顺元年六月下狱,贬为广东参政;刚走到德州,又因石曹二人进谗.以指使门客写匿名信骂皇帝(英宗)的罪名,再度于七月间下狱,而且拷打,其后因打不出证据来而释放,充军到“金齿”(云南保山),到了英宗死后,才被宪宗准许回吴县原籍。

石亨以忠国公的身份,自居复辟元勋,每天直入内廷,引起自居为内阁第一人的徐有贞的嫉恨,与英宗本人的厌恶。英宗特地吩咐左顺门的卫士,凡是总兵官,非有“宣召”不许让他们进来(石亨是五军营的总兵官),于是石亨便失了宠。到了天顺三年的秋天,他的侄儿石彪,因私藏绣蟒龙衣及“违式寝床”等等罪名下狱,连累了他,英宗命令他“养病”。四年正月(据《英宗本纪》),他本人又因在大同侮辱过代王朱仕墿,在家里“私讲天文,妄谈休咎”,以及“招权纳贿,肆行无忌”等等罪名,被捕下狱,于一个月后死在狱中。

曹吉祥于英宗复辟以后,荣任司札太监兼“总督三大营”,招权纳贿,不亚于石亨,和石亨时而水火,时而勾结。在石亨倒霉以后,他和养子曹钦大散家财养士,终于在天顺五年七月庚子日造起反来。曹吉祥在宫内被英宗捆住,曹钦在官外与怀宁伯孙镗及其所率领的“西征军”巷战,战败,投井自杀。三天以后,曹吉祥被凌迟处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