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新闻

王越

王越,是河南浚县人,景泰二年进士,历官御史,山东按察使,右副都御史巡抚大同,在成化三年受任赞理抚宁侯朱永军务,讨伐北元君主毛里孩,兼抚宣府(宣化)。

成化五年,他奉诏西行延绥,帮助当地的巡抚王锐,抵御入据河套的阿罗出等人,获胜于黎家涧、崖窑川、镇羌等处。次年,又顺利地阻挡了敌军一万多人的五路来攻,并且追击敌人,连胜于开荒川及牛家寨。宪宗升他为右都御史。

成化七年,朱永被召回。成化八年,武靖伯赵辅被拜为平虏将军,节制陕西宁夏延绥三镇。王越受任在赵辅之下“总督军务”,地位与实权均比今天的“参谋长”高。那时候,三镇所集合的兵,号称八万,事实上能作战的才有一万多人。敌方的兵员,总数不及八万,但是人人能战,而且皆是骑兵。当时的兵部尚书白圭,主张“搜套”:采取攻势,肃清入居河套的蒙古人。王越认为,要搜套,就必须调动十五万精兵,一切粮饷刍草的开销决非政府的财力所能办到。因此,他主张采取守势。赵辅支持王越的看法,宪宗将赵辅召回,改派宁晋伯刘聚为平虏将军,仍留王越为“总督军务”。

成化九年,王越会同刘聚,小胜于漫天岭。敌方满都鲁、孛罗忽,与癿加思兰等人把眷属牲畜留在红盐池(鄂尔多斯右翼前旗王府的西南)。率领精锐“西行”,深入甘肃中部的安定(定西)与东南部的秦州(天水)。王越当机立断,也率领骑兵五千,由榆林北上,深入沙漠,经红儿山、白盐滩,在两天两夜之间奔驰了八百里,到达红盐池,捣毁满都鲁等人的老巢,斩杀与活捉三百五十人。就人数而论,这不是一次了不起的大战。但在心理作战上,这是一次很大的成功。满都鲁等人没想到明军能采取攻势。他们感觉到河套并不安全,于是相属渡河北徙,使得套内得到好几年的安宁。余子俊因此才能够在成化十年筑起清水营与花马池之间的“边墙”。

宪宗任命王越“总制三边”,开府固原,令三边的总兵巡抚等官悉听节制。所谓三边,指延绥、甘肃、宁夏。成化十一年,王越还朝,以左都御史的身份与李宾同掌都察院事,兼督团营,不久,升任兵部尚书,仍掌都察院事,已先后加官由太子少保至太子太保。成化十六年,奉命提督军务,随成国公平虏将军朱永北征,掩击敌军于威宁海子(在绥远兴和县),因功进封为威宁伯。次年,受拜为平胡将军,充宣府总兵官,兼镇大同,也立了一些功。可惜,由十和太监汪直颇有交往,在汪直于十九年失宠之时,他也受了牵连,“夺爵除名,谪居安陆”。到了孝宗弘治七年,他才被放还,以“左都御史”的官职告老。十年,重行“总制三边”。十一年,病故任上,享寿七十四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