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新闻

秦穆公称霸的野心

秦穆公在位三十九年,从公元前660年到公元前621年(当时周天子与诸侯,都不以即位之年为元年,而以次年为元年。秦穆公元年是公元前659年)。

他是一位英明的国君,求才若渴.宽宏大量,雄才大略,有错认错。

说他求才若渴.我们不妨以百里奚的故事为例。百里奚是楚国人,在虞国当大夫(虞国在今天山西省虞城县),晋国把虞国灭了,百里奚被俘虏,成为奴隶,被晋献公指定做他女儿的跟班,跟女儿到秦国,作为陪嫁的奴才之一(这女儿是嫁给秦穆公的)。百里奚中途逃走,逃往楚国.却又被楚国的乡下人扣留,作了这些楚国乡下人的奴隶。

有人把这件事报告秦穆公,秦穆公立刻派遣官吏,到楚国,用五张公羊皮把百里奚买了来,带到他的面前,他解除百里奚的奴隶身份,任命他作大官。

百里奚说:“我有一个朋友,叫做蹇叔,见解比我高明。他劝我不要做虞国的大夫,我不听,所以才被晋军俘虏,作了奴隶。”秦穆公立刻又派人去楚国,把蹇叔也请了来.和百里奚一齐重用。

说秦穆公宽宏大量,我们不妨以他不杀吃了他的好马的三百多个老百姓为例。

有一天,他在岐山打猎,把马圈在树上,没圈好,马跑了,跑到了城里大街上,被几个老百姓捉住。

这几个老百娃不知道这马是他们的国君的马,糊里糊涂,胆大妄为,把这匹马宰了,烤来吃,很多人聚拢来,看热闹,越聚越多,有三百余名之多。他们都或多或少地分尝了马肉,吃得多的吃了好几块;吃得少的只吃了一块两块,那真是人人开心的一次大野餐。

他们乐极生悲,于野餐结束之时,被兵士找到,抓去。这时候他们才知道.犯了滔天大罪.性命难保。秦穆公却派人送了酒来,告诉他们说:“你们所吃的是一匹好马,吃了好马的肉,必须喝酒,否则可能中毒,赶快喝酒,喝了酒以后,各自回家。”这三百多名老百姓喜出望外,感激万分。

说秦穆公雄才大略那例子就更多了。他帮助晋国的公子夷吾取得晋国君的地位;其后在一次作战中俘虏了夷吾而不加以杀害,因此而取得了河西之地。他对西戎大战一次,吞并了十二个戎人国家,取得其天水以西与以北的土地。

晋惠公是晋献公夫人小狐姬所生的公子。晋献公前后有过四位夫人。第一位是齐姜,生下太子申生。第二位是大狐姬,生下公子重耳。第三位是大狐姬的妹妹小狐姬,生下公予夷吾。第四位是骊姬,生下公子奚齐。

骊姬的娘家,在种族上是骊山之戎。她用谗言及诬栽,使得晋献公怀疑太子申生企图用毒药将他害死。申生自杀。

这件事,令公予重耳与公子夷吾也畏惧连累而逃亡。重耳逃到母亲娘家狐氏的部落。狐氏是狄人,部落在今天的山西省中部偏东。夷吾逃往梁国,粱国在今天的陕西省韩城,赢姓。

晋献公立骊姬的儿子奚齐为太子。献公死后,奚齐作了晋国国君,被大臣里克杀掉。奚齐的儿子悼子,继作国君,里克又把悼子杀掉。

里克派人到狄人狐氏之国迎接重耳,重耳婉辞谢绝。里克派人到梁国迎接夷吾,夷吾很高兴。夷吾同时请秦穆公派兵护送。他答应于事成以后,把晋国的河西之地(黄河之西与北洛河之东的一大片土地,今日的陕北与陕中)送给秦穆公,也答应把汾阳城(临汾)赐给里克。

公子夷吾顺利回到晋国(在历史书上被称为晋惠公),当了晋国的侯。他不仅不以汾阳赐给里克,而且命令里克自杀。他也对秦穆公失信,不肯把晋国的河西之地进给秦穆公。

秦穆公一时不跟他计较。晋国有饥荒,秦穆公运粮给晋惠公,后来秦国有饥荒,晋惠公不但不运粮给秦穆公,而且亲自带兵来打秦国。

秦穆公也亲自出马,抵御晋军。他一时失利,陷入重围,忽然有三百多名勇士冲人重围,将他救出。这三百多名勇士原来便是当年吃了他的马,未被受罚,而且被赏酒喝的三百多位老百姓。他们不是正规的兵士,而是自动跟来的老百姓。他们果然获得了对秦穆公报恩的好机会。

这一仗,秦军反败为胜,俘虏了晋惠公夷吾。秦穆公本想宰了这个忘恩负义之人,却拗不过自己夫人的求情。他的夫人是晋献公与齐姜所生之故太子申生的同母姐姐,也是晋惠公的异母姐姐。于是,秦穆公又做了一件宽宏大量的事:他放了晋惠公,让他回晋国去。

这晋惠公回去以后,又感激又害怕,就把河西的一大片土地给了秦穆公。此后,秦的领土到达了黄河边。秦晋两国以黄河为界。

“西戎”是一个广泛的名称。今日的甘肃在商朝与西周之时,并无所谓华人与所谓夏人居住,住在那里的许多部落的人,在春秋时代都一概被混称为戎人。他们在血统上,可能有一大部分与华人夏人同属于所谓“蒙古种”;也有若干是相同于或接近于所谓雅利安人(Aryans),亦即“印度欧罗巴人”。属于此种族的波斯人与米底人(Medes)在东周开始与孔子之时,建立过大帝国,征服过两河流域与埃及,也侵人了印度的印度河流域.甚至恒河下游。我们今日的新疆中部与南部,塔里木河两岸与昆仑山北麓,当时也都有口说雅利安语,蓝眼睛高鼻子的人。只是到了宋朝以后,才渐渐由一支匈奴之裔的维吾尔人从蒙古迁来而改说了维吾尔语及其同系的语言。

月支人是这些人东边的一支,原住在河西走廊,到了汉朝被匈奴人挤去了今日的阿富汗。

戎字从戈,从甲。戎人是尚武的种族,以牧畜为主业,其中不少人也渐渐定居.兼事耕植。住在甘肃的戎人,可能正是马家窑文化的创造者。这些人到了周朝,才显得比陕西的华人(夏人)落后。

秦国是非子以东方嬴姓人的苗裔,奉了周孝王之命,带了他长期开发了犬丘(陕西兴平)的若干部下,搬到甘肃天水而刨建的一个新的国家。这国家的任务,是扩展周所代表的华夏文化。亦即从洛渭汾核心地区的新石器文化所发展出来的青铜器文化与有礼有乐的政治组织。

开始,秦可能是与戎混在一起,在外表上很像是一个戎人的国。其后,越来越成为华夏文化的前哨。到了襄公之时,秦竟然有了美丽的石鼓与音调铿锵、《诗经》式的石鼓文(也有人说.石鼓是周宣王的东西)。

秦穆公在他的晚年(公元前623年)断然对西戎一击,“益国十二,开地千里,遂霸西戎”(这十二个字是司马迁写的。司马迁不曾交代十二个国的国名,也不曾指出千里是哪些地方。所谓千里,可能是后来秦始皇时候的北地郡与陇西郡,包括除了河西走廊以外的今日甘肃全省与宁夏的一小部分)。

末了,我不能不报导一下秦穆公有错认错的事。他本来与晋文公(重耳)关系极好。晋文公于晋惠公(夷吾)死后,惠公的儿子怀公(子圉)在位之时,倚仗了秦穆公与齐桓公二人派兵支持,回到晋国,夺得国君之位.杀了怀公。

晋文公其后在公元前636年平定周天子王室之乱,也得力于秦穆公的支持(周襄王被他的叔叔王子带篡位,逃亡到郑邑,晋文公带领秦与其他诸侯之兵,进人洛阳,杀掉王子带,迎回了周襄王)。

晋秦两国的关系很好。秦穆公不该于晋文公死后不久,派百里奚的儿子百里视,蹇叔的儿子蹇术,与一位名字叫丙,号叫白乙的人(可能是蹇叔的另一个儿子),带兵去袭击晋的保护国——郑国。秦穆公

《史记》把百里视写作孟明视,蹇术写作西乞术。其实孟明二宇是百里视的号;西乞是蹇术的号(《史记》也把孔子的父亲写作叔梁纥,其实孔纥并不以叔粱为氏,是以孔为氏,叔梁是孔纥的号)。

百里奚与蹇叔,均劝秦穆公不可去袭击郑国,秦穆公不听。秦军到了郑国郊外,遇到一位郑国商人弦高,把自己的十二头牛,送给秦军,说是郑国国君不知道自己怎样冒犯了秦国,特地派他送牛向秦国赔礼(其实这是弦高自动解救国难。郑国国君郑穆公当时并不晓得秦军已到)。于是,百里视等三人以为郑国有备,立即把秦军撤走。

走回到中途,在殽邑(河南洛宁县北),遇到晋文公的儿子晋襄公,率领大批军队,予以拦截。秦军大败,百里视等三人作了俘虏,秦兵差不多全部阵亡。

百里视等三人被晋襄公释放了回来,秦穆公不惩罚他们,而向他们说:“这是我自己的错,不能怪你们。”

四年以后,秦军战胜了晋军,秦穆公亲自去到了殽邑,祭那些在四年前阵亡的兵,于誓文之中向他们的魂灵道歉,说自己深悔未听百里奚与蹇叔的劝告,又说,他读这篇誓文,为了让后世永远记得他的过失。

这一位秦穆公确实很了不起。

 推荐阅读 厉兵秣马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