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新闻

吕不韦

春申君做了楚幽王事实上的父亲,不曾得到好处,却赔了自己的命。吕不韦做了秦王政(始皇帝)事实上的父亲(野史),却得到极大的好处,当了三年丞相,九年相国。最后,虽则遭遇放逐,却保存了性命。

他既非像四大公子中之三个,为齐赵魏三国王室的一分子;也不像春申君那样,是楚国的世家子弟。他只是一个政治地位不高的商人.虽则是很有钱的商人。

有关吕不韦的成语:一字千金

他是韩国阳翟的商人,经常住在赵国国都邯郸。阳翟在河南禹县,禹县在今日仍是全国药材的聚散之地。邯郸即今日的河北邯郸,当时不仅是赵国的国都,而且也是一大商业都市。有钱的商人住在邯郸,或来往于邯郸的极多。市面很热闹,有不少的饭店旅馆与娱乐场所。商人之中的最有钱的每每在家中养了若干能歌善舞的美女,称为姬,作为宴会时表演之用。

在吕不韦的姬之中,有一名被秦国留在赵国的人质公子楚(当时名为异人)所看中。吕不韦把她送给公子楚。司马迁说:公子楚不知道,这位美女已经有了身孕,所孕的是吕不韦之子。

公子楚不仅喜欢这个姬,而且爱她,立她为夫人(作他的妻,不作他的妾)。他与这位夫人生了一个儿于叫做政。这个“公孙政”其后便是秦王政,这个秦王政于统一中国以后,自称为“始皇帝”。他极可能是吕不韦的儿子,而不是公子楚的儿子。

我曾经收集反面的证据,以证明司马迁所说并非事实.而是痛恨秦始皇、痛恨秦国的六国王室成员或孤臣孽子或在坑儒之时幸免于难的儒生,所造出来的谣,借口出气。然而,我不曾找到,只好暂且以司马迁的所说为根据,大谈吕不韦的政治阴谋了。

吕不韦有钱,好客,朋友多,不足为奇,他和公子楚作了朋友,也很自然。他富而不贵,公子楚贵而不富。他有了公子楚作朋友,提高了自己的社会地位.进入了政治圈。公子楚有了他这样的朋友,有了钱花,也足以提高自己的政治地位。

公子楚的祖父是秦昭襄王;父亲是其后的孝文王。母亲是孝文王的一个不甚喜欢的妃子(姨太太),不是孝文王的夫人(其后的王妃)。孝文王的夫人,是华阳夫人;没有亲生的儿子,想在各位妃子所牛的若干儿子中,挑一个作为太子。

吕不韦自己去秦国,带去五百金,买了珍贵物品,设法送到华阳夫人之处,说是公子楚的,也说了公子楚如何崇拜华阳夫人,想念华阳夫人,感激华阳夫人待他如亲生儿子一样。

这一招很成功。华阳夫人也派人到赵国,赏东西给公子楚。嫡母与这位受宠的庶子之间,因信使来往联系,渐渐变成了像亲生母子一样了。

秦昭襄王四十八年,秦赵两国翻脸,秦军大败赵军于长平:次年,秦军围攻赵国的国都邯郸。赵国君臣,依惯例,可以杀掉秦国留在赵国的人质公子楚。在杀他以前,先派人把他关起来。

吕不韦有钱而舍得用,花了六百金贿赂看守公子楚的人,让公子楚逃去,逃到秦军阵营,随军回秦国。

昭襄王在五十六年(公元前251年)去世,公子楚的父亲孝文王继位,立刻,由于华阳夫人的建议与坚持,册封公子楚为太子。数个月之后,孝文王去世,公子楚以太子的身份继位为王(作了历史上的庄襄王)。

这时候,吕不韦早就再度来到秦国。新即位的庄襄王,在次年(庄襄王元年,公元前249年)任命吕不韦为丞相,同时封他为“文言侯”,食邑十万户。

吕不韦当丞相,一直当到庄襄王三年,庄襄王去世。在这三年期间,他替庄襄王吞了“东周”,吃了韩国的成皋荥阳,魏国的高都,赵国的榆次。

所谓“东周”,不是东迁洛阳的周朝王廷,而是周公旦后裔的诸侯国之一:东周公爵国,周公旦本人被封在成周(洛阳),儿子伯禽被封在鲁。伯禽的后裔,作鲁侯(不是鲁公)。春秋书中所称的鲁定公、鲁哀公等等,其公不是公爵之公,而是等于英文之中的Lord,不是英文之中的duke。

周公旦的小儿子承袭了成周的公爵国.其嫡系后裔世世代代,被称为周公某或周公某某。例如,周公黑肩。到了战国之时,这个公爵国分裂为二,一是东周公爵国在洛阳,二是西周公爵国,在洛阳之西。秦庄襄王所灭的东周,便是在洛阳的公爵国。

周的王室,在幽王之时丢掉镐京,在平王之时另建王廷于洛阳,仍叫做周,并不自称为东周。称平王之后的周为东周的是后代的历史家。

在洛阳的周王廷,于公元前256年结束。最后的一个周王,周赧王,亲自跑到咸阳,把户籍、地图,及若干档案献给了秦昭襄王。当时,王廷的土地,只有三十六个小城,人口,只有三万人。各国的土地与人口,在魏惠王称王以前,名义上仍属子周,虽则不是直辖。魏惠王及其他四国的王纷纷称王以后,他们的土地与人口便和周王廷毫不相干了(楚君一向是自称为王,与周王在事实上是平起平坐的。不过,在礼貌上对周王相当尊重)。吕不韦

秦庄襄王有了韩国的成皋荥阳,又有了魏国的高都,赵国的榆次,使得以后他的儿子(吕不韦的儿子)秦王政,容易灭掉魏赵两国。

秦王政继位为王之时,年纪不满十四岁(有十三足岁)。朝廷大权仍旧操在吕不韦之手。吕不韦通过“太后”(秦王政母亲)之支持,用秦王政的名义把自己的官衔由“丞相”升为相国。

他当相国,当到秦王政九年,遇到嫪毒(读作lao ai)造反,受累,于次年,秦王政十年,丢掉了官,到河南洛阳一带,“就国”(到所封的文信侯国去居住)。一年多以后,秦王政又下令免去他的文信侯的爵位与食邑,流放他到蜀(四川西部)。吕不韦觉得自己不必再长途跋涉了,就在自己的文信侯的侯府,饮了毒酒而死。

那造反的嫪毒,是吕不韦介绍给太后(秦王政的母亲)的一名假太监,和太后私底下生了两个儿子。他于秘密暴露之时企图阻造反的方法先发制人,保护自己。他战败,被杀。他的“三族”(父族、母族、妻族)的所有成员,也都被杀死。

吕不韦在担任秦王政的相国之时,九年中,又取了韩魏赵三国不少的险要地区。赵国的将军庞媛于秦王政六年(公元前241年)领导楚赵韩魏燕五国的军队,作了历史上第四次的合从攻秦的壮举,不曾能够奈何秦国。吕不韦,正如秦国前前后后所用的客卿一样,是对得起秦国的。

他自己也正如四大公子,养了很多宾客。这些宾客之中的文人,替他捉刀,写下了一本好书,叫做《吕氏春秋》。吕不韦十分高兴,认为这本书不仅内容好,文章也好。他把这本书挂在咸阳的城门,说:“任何人倘能改动其中一个字,就赏给千金。”结果,没有一人来改字领赏。我把这件事告诉了一位美国朋友。美国朋友说,“大概是大家都知道,这千盒之贵,可能会带来灾祸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