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新闻

项羽在巨鹿大显威风

刘邦、项羽二人在陈留听到项梁的凶耗,立即会同项梁的另一部将吕臣,回师东向,在徐州与砀山的一条线上,排成抵御定陶、保卫盱眙的阵势:“吕臣军彭城西,项羽军彭城东,沛公军砀”。

极度恐怖中的楚怀王,这时也来到彭城,与吕臣、刘邦、项羽相会。他虽然是一个极平庸的人,但在危急的时候,也常能发挥很大的勇气与魄力,这时突然发号施令,夺去项羽与吕臣的兵权,由自己直接统率。对于刘邦,他独垂青眼.封为武安侯,任命为砀郡的郡守:“砀郡长”。吕臣被他调署为“司徒”。吕臣的父亲吕青,被他拜为“令尹”。项羽被他命为副指挥,“次将”,跟随上将军宋义,去救被围的赵国。

赵国的国王赵武臣,于章邯大兵压境的威胁之下,已为叛将李良所杀。陈余和张耳逃出邯郸,找到了赵国的一个宗室赵歇,奉为赵王。章邯令王离追围张耳、赵歇于巨鹿城(今河北平乡县),自己留驻(平乡县南的)棘原,一面防备楚国的救兵,一面凭临大河,接应陕西与敖仓输来的粮食;在大营与王离的营垒之间,筑了一条甚长的甬道,以求便于输运。陈余逃到正定一带,集合了几万救兵,驻军于巨鹿城的北方,但自顾兵少,未敢就与章邯交锋。燕王韩广,齐相田荣,虽则均派有援军前来,也是深沟高垒,袖手旁观。

宋义统率楚军,行抵安阳,滞留四十六日,采取了相同于陈余及燕齐诸将的政策。是个人的胆怯?还是等待两虎相斗,一死一伤,再从而“我乘其敝”,如他自己所说?或是居心观望,暗中与齐国勾结,共谋袭楚,背叛怀王,如项羽所指摘?我们无庸加以判断。总之,奉命救赵,而不执行救赵的命令,则是事实。宋义有该杀的罪,而敢于杀他的只有项羽。

项羽是一个二十五岁的英勇少年,在山东河南都已屡次立了功勋。这时候,叔父既已死于敌人之手,自身又被夺了兵权,同时看见革命的赵国为秦军破灭,宋义却拥了大军,观望不前。国仇,家恨,义愤,与个人的郁郁不得志,都堆积在项羽的心中。他对宋义贡献立即渡河的意见,不仅遭受了讥嘲,什么“披坚执锐,义不如公;坐而运策,公不如义”,又蒙受公开的侮辱与威吓,宋义下令,“猛如虎,狠如羊,贪如狼,强不可使者皆斩之!”项羽忍无可忍,拿出刺杀殷通的身手,毅然决然,第一步“即其帐中斩宋义头”;第二步,立刻派当阳君英布,率兵二万,渡河救赵。

在巨鹿的城下。英布获得小胜。陈余继续向项羽请兵,项羽便索性率领全军渡河,沉舟,破釜,烧营,只带三天的食粮,使得全体军士,皆有必死的决心。在战略上,他采取外线包围的方法,把那位围攻巨鹿的王离,用楚军来反包围。同时,断绝王离与章邯之间的甬道。前后与秦军交战九次,九次都是楚军与秦军单独作战,诸侯军只敢作壁上观。王离终于被虏.项羽完成任务,获得诸侯将军的一致崇拜拥护,不仅为楚怀王的上将军。而且是“诸侯的上将军”。从此,他成为反秦运动的实际的领导者。

章邯于此次挫折以后,丧失了对自己的自信力,增加了对项羽的畏惧。这时候,赵高对他表示不再信任;同时也有人向他劝告,脱离秦廷,与诸侯的军队缔结合纵的条约,瓜分秦的领土,南面称乇。经过六个月的考虑.与一两次的继续战败,章邯决定投降。项羽立刻封他为雍王,留在楚军的部队里,作为参议:另外派自己的亲信司马欣为上将军,统率章邯的旧部.为攻秦的先锋。

诸侯的将军,跟随项羽去西向攻秦的,有赵国的司马印、张耳,齐国的田都,燕国的臧荼。兵员的总数,有六十万人以上。

大军行抵洛阳,张耳的部下申阳已经先期平定三川郡(洛阳一带),迎接项羽。走到洛渴以西的新安,章邯旧部的秦军,表露出动摇的倾向,项羽便于一夜之间,将他们加以包围,全数活埋,传说埋了约有二十万人之多。

再西,走到函谷关,关上的小卒,不是秦军,而是武安侯刘邦的军队。项羽这才明白,当自己与章邯相持数月,耗费光阴的时候,这留守砀山的刘邦,久已兼程西向,由南阳进入武关,占领咸阳,受秦王子婴之降,比自己先了一着。

秦朝既已覆亡,现今的问题不是反秦运动的领导,而是今后中国政治的支配权。刘邦先项羽而人关,取得了天下人民认为最大的功勋,取得了最高的声望,取得了最优的地势。

单纯为了反秦,项羽就没有入关的必要,关内的秦廷现已消灭,占据关内的是同隶于楚怀王旗帜下的刘邦。但是为了争夺领袖的地位,支配今后的全中国,项羽便不能不立刻人关与刘邦一决雌雄。

刘邦派了军队,守住函谷关。项羽毫不犹豫,立刻命令英布向这一部分的“友军”攻击。这“友军”在英布的面前,真是不堪一击,一击便垮。于是项羽就率领四十万的大军,长驱直入,驻军于戏亭之西的鸿门(临潼县东),威胁咸阳。刘邦已从咸阳(今长安县东),进驻于今日灞桥所在的灞上。

项羽准备以一天的时间,击破刘邦的十万人。就在那一天的早晨,刘邦却亲来鸿门谢罪,只带了一百名卫兵。

刘邦向项羽说:“我与将军共同反秦,我担任黄河南岸,将军担任黄河北岸,我自己不曾估计到,能够先人关,在这里见到将军,这完全是侥幸。现今是有小人,在挑拨离间我们的感情,所以我必须来解释。”年少的项羽,于是为感情所克服,不再有解决刘邦的念头;立刻以盛大的宴会,招待这一位成功的战友。

项羽对刘邦宽大,是因为刘邦先向项羽屈膝,表示拥护。中国第一人的地位,仍属于项羽。虽则刘邦是占了入关的首功,但真正击破秦的主力的,究竟还是救赵的项羽。真正为诸侯之领袖的,自从救赵胜利以后,也是项羽。

所以项羽就不杀刘邦而杀秦王子婴,烧了秦的宫室。又通知楚怀王,说要大封诸侯。将秦始皇所统一的天下,分成一块一块,赏给有功的将军与各国的宗室。项羽说:我要恢复封建的局面。楚怀王当然只有答应。

秦国旧有领土之中,秦岭以北的渭水流域,不宜封给刘邦,虽则刘邦较想占有这一块肥沃的区域。项羽把它分成三块。一块,咸阳以东,封给项粱的老友,自己的部下,曾经代替章邯来统率秦军降卒的上将军司马欣,国都设在栎阳(临潼东北七十里),称为塞王。“塞”是指的“桃林塞”,就是今日的潼关。陕北,封给那最先劝章邯投降的董翳.称为翟王(翟与狄本是一字),都城设在高奴,就是延安。咸阳以西,封章邯为雍王,都于废丘。在长安县东南十里。这三个王国,合起来称为三秦,是用来监视刘邦的。

刘邦所封的地方,是秦岭以南的汉中,加上四川。这四川也是秦的领域,但是人烟稀少,离开中原也是最远。刘邦的都城,指定为汉水上游的南郑。刘邦的封号是汉王。

赵王赵歇,改封为代王;赵国的地方另封给跟随人关的张耳,称为常山王。

齐王田市.改封为胶东王:齐国大部分地方,另封给跟随入关的田都,以田都为齐王。齐国旧有领域的北部,封给齐国的宗室田安,称为济北王,因为田安在项羽救赵的时候,曾经以济北的地域归顺项羽,这胶东王田市、齐王田都,与济北王田安,便是所谓三齐。

燕王韩广,改封为辽东王;把燕国的地方,改封跟随入关的臧荼。魏王魏豹,削封为西魏王,都于平阳(临汾)。韩王韩成,本为项梁所立,未曾更动,但暂时不许就国。最勇敢而得力的英布,封为九江王,统治当时的九江郡,都于六,今日的六安。百越的酋长吴芮,封为衡山王,都于邾,湘潭县的株州。楚怀王的柱国共敖,攻克南部,封为临江王,都于江陵。赵国的将军司马印,平定河内,封为殷王,都于安阳。张耳的嬖臣申阳,首先替项羽攻下三川郡,封为河南王,都于洛阳。

以上,共有十八个国王。

项羽认为楚怀王不应继续称王,应该升格,于是尊称他为义帝。

项羽自身,是事实上的皇帝。但又表示谦逊,自封为西楚霸王;都城,他选定了徐州(彭城)。

他大封诸侯,取得霸王的名义以后,对于已焚烧的咸阳,不再留恋,带了秦宫的珍宝美女,很迅速地回到彭城。这是当他叔父遇难的时候,他曾经一度驻兵的地方。也许这离开宿迁不远的所在,也是他儿时的故里。他认为做了霸王而不回彭城,便是“富贵不回故乡,如衣锦夜行。”

这是他一生最得意的时刻。天下的局面,在他以为都安排妥当,事实上,到处都埋下了乱苗,到处都是危机。各国的将军,凡是跟随他人关的,都封为本国的国王,使得原有的国王都要迁徙到较苦的地域。这,便是乱苗。陈余,一个失意于张耳的人,虽然受了二县之封,丝毫不曾感到满足;张耳一日为常山王,陈余便一日不能停止他的愤怒与妒嫉,便要设法推倒张耳,不惜与项羽为敌。陈余自己的力量也许很小,加上田荣,这位事实上的齐国领袖,而不曾受有寸土之封的人,便足以扰乱项羽所统治的半个天下。

况且刘邦尚在那另一半的天下里,正在准备,正在行动,已经开始做他的统一三秦,进一步推翻项羽、统一中国的工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