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新闻

吕后的故事

明代史学家张燧曾经著《千百年眼》一书,作纵横千百年的历史评论。这部书的卷四有“汉高祖尊母不尊父”条,说汉高祖刘邦即皇帝位后,先封吕雉为皇后,封子为皇太子,又追封其母曰昭灵夫人,而他的父亲太公却遗而不封,令人不可理解。又过了两年左右,刘邦相继封刘贾、刘喜、刘交、刘肥为王,丞相萧何以下大小功臣也皆已分别受封,而太公的封号依然未予讨论,群臣也没有一人一言说到此事,这是为什么呢?张燧于是感叹道:刘邦为天子已经七年,而太公却仍然只是一个平头老百姓,两者的差别实在是太大了!

张燧以为刘邦先封其母却遗忘其父大可惊异,却没有说明其中的原因。其实,能够指出“尊母不尊父”这一现象,已经是重要的历史文化发现了。

汉代重女权,也就是说,在汉代,妇女有较高的社会地位,能够发挥较大的社会影响。

世系从母系方面来确定,是远古时代的婚姻关系所决定的。郑樵在《通志·氏族略》中曾经指出,直到三代以后,姓之字多从“女”,比如姬、姜、嬴、姒、妫、姞、妘、蜩、始、嫪,等等,都是如此。其实,在汉代,仍然可以看到承认女系这一古老文化现象的遗存。汉景帝长子刘荣因母为栗姬,于是被称为“栗太子”。汉武帝子刘据立为太子,因其生母为卫皇后卫子夫,又被称为“卫太子”。刘据的儿子刘进,因生母为史良娣,所以又称作“史皇孙”。平阳公主也随母姓,号“孙公主”。汉灵帝的儿子刘协.也就是后来的汉献帝,因为由董太后亲自抚养,称“董侯”。淮南国太子有称为“蓼太子”者,据说“蓼”也是“外家姓”。这一现象不仅表现在皇族。高祖功臣夏侯婴的曾孙夏侯颇娶了被称为“孙公主”的平阳公主,以致后世子孙竟然改姓为孙。姓氏从母,是古风的遗存。这一现象,在文明程度较为落后的民族的习俗中有所保留,匈奴人风俗,据说贵族都从母姓。汉代上层社会可以看到同样的现象,是令人惊异的。

汉代还多有妇女封侯,得以拥有爵位和封邑的情形。例如,汉高祖刘邦封兄伯妻为阴安侯。吕后当政,封萧何夫人为酆侯,樊哙妻吕錾为临光侯。汉文帝时,赐诸侯王女邑各二干户。汉武帝也曾经尊王皇后母臧儿为平原君,王皇后前夫金氏女为脩成君,赐以汤淋邑,汉宣帝赐外祖母号为博平君,以博平、蠡吾两县户万一千为汤沐邑。王莽母赐号为功显君。王莽又曾建议封王太后的姊妹王君侠为广恩君,王君力为广惠君,王君弟为广施君,皆食汤林邑。汉光武帝刘秀的儿子刘疆因为无子,三个女儿都被封为“小国侯”,刘疆于是终生感激。两汉史籍记载女子封侯封君事,多至三十余例。

汉武帝是武功卓越的帝王,而卫青以皇后卫子夫同母弟的身份被任命为大将军,霍去病以卫子夫姊子的身份被任命为骠骑将军,李广利以汉武帝所宠幸李夫人兄的身份被任命为贰师将军。汉武帝时代的三位名将都由女宠的亲戚擢升,也是可以反映汉代妇女对政治生活有重要影响的迹象。

汉代贵族妇女在婚姻关系和家庭生括中占据较高地位,也留下了比较显著的社会历史印痕。

《汉书·王吉传》记载,汉宣帝时,王吉曾经上疏评论政治得失,谈到“汉家列侯尚公主,诸侯国则国人承翁主”的情形,他认为:“使男事女,夫诎于妇,逆阴阳之位,故多女乱。”将所谓“女乱”也就是政治生活中女子专权现象的原因,归结为社会生活中女子尊贵现象的影响。

“使男事女,夫诎于妇”的情形在民间也有表现。妇女有较高的社会地位,在有些地区甚至成为一种民俗特征。《汉书·地理志下》关于陈国(今河南淮阳附近)地方风习,就有“妇人尊贵”的记述。

吕后专政,其实是汉代重女权的最显著的史例。吕后名雉,单父(今山东单县)人。她的父亲吕公躲避仇家,迁居到沛县,在一次宴会上偶然交识刘邦,看到他状貌风度不凡,内心重敬之,于是将女儿吕雉许配。刘邦为亭长,曾告归于田,吕雉曾经有从事田间农耕作业的经历。

楚汉战争中,刘邦军失利时,吕雉和刘邦父母曾经被项羽俘获,拘于军中以为人质。汉王四年(公元前203年),战争形势发生变化,刘邦和项羽言和,吕雉和刘邦父母获释。第二年,刘邦称帝,立吕雉为后。

吕后

吕后有谋略且为人刚毅而狠厉,在刘邦翦除异姓诸侯王时曾经临事决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高帝十年(公元前197年),刘邦率军平定陈豨叛乱,吕后留守长安,听说韩信有诈赦诸官徒举事策应陈豨的企图,于是与萧何商议,谎称前线来报陈豨已死,令韩信入宫庆贺。韩信人宫,被处死于长乐宫钟室,并夷灭三族。

刘邦击陈豨时,至邯郸,向都于定陶(今山东定陶)的梁王彭越征兵,彭越称病,只派遣属将率兵前往,刘邦怒,废彭越为庶人,徙居蜀地。彭越行至郑(今陕西华县),路遇东行前往雒阳(今河南洛阳东)的吕后,自言无罪,请求徙处昌邑(今山东金乡西)。吕后以为彭越至蜀则此自遗患,于是与俱往雒阳。随后又指使人诬告彭越谋反,夷灭其宗族。

吕后之子刘盈即后来的汉惠帝被立为太子,刘邦以为刘盈性情柔弱不可执政,曾经准备另立戚夫人子赵王如意为太子。由于吕后和诸大臣反对,太子废立之议没有实现。

刘邦去世后,吕后杀害赵王如意.又砍断戚夫人手足,去眼火军耳,饮药令其不能言.置于厕中,称之为“人彘”。对于其他刘氏诸王,也加以残害。汉惠帝因吕后的残虐而惊怖,从此不再听政,后来郁悒病逝。

汉惠帝死后,吕后临朝称制,封吕氏子弟吕台、吕产、吕禄等为王,控制了京师卫戍部队,又擅权用事,排斥老臣,拔擢亲信。一时号令均出于太后。吕后称制,造成了西汉王朝上层的政治矛盾和政治危机。但是在她称制的八年期间,仍然继续执行了与民休息的政策,奖励农耕,又废除了夷三族罪和妖言令等苛重的法令。因此,在这一时期,社会比较安定,经济生产也得以逐步恢复。

由于刘邦生前与大臣有“非刘氏而王,天下共击之”的誓约,吕后以诸吕为王,遭到刘氏宗室和诸大臣的强烈反对。吕后临终,告诫诸吕据兵卫宫,防止大臣为变。吕后死后,诸吕把握南北军的指挥权。太尉周勃不得入军中主兵,只得伪用符节以非法形式人北军。北军指挥官吕禄放弃了军权,解印而去。朱虚侯刘章在未央宫击杀南军指挥官吕产。于是长安形势得以控制。反对吕氏的势力又分部悉捕诸吕男女,无论年龄长幼都一律处斩。

“吕氏之乱”平定后,诸大臣议定迎立代王刘恒为帝,是为汉文帝。
[mp3-jplayer tracks=”https://bcs.duapp.com/tingshijie/139(上)吕后专权{有声听书吧}.mp3, https://bcs.duapp.com/tingshijie/139(下)吕后专权{有声听书吧}.mp3, https://bcs.duapp.com/tingshijie/140(上)吕后被调戏{有声听书吧}.mp3, https://bcs.duapp.com/tingshijie/140(下)吕后被调戏{有声听书吧}.mp3″] 推荐收听 听世界秦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