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新闻

唐姬误会

唐姬本来是汉景帝后宫女子程姬的侍女。

程姬是鲁恭王刘余、江都易王刘非和胶西于王刘端的母亲,曾经深得汉景帝宠爱。

据《史记·五宗世家》记述,一次,汉景帝召幸程姬,程姬正逢月经,不便进侍,于是将身边侍女唐儿梳洗装扮,送到汉景帝宫中。

汉景帝醉而不知,以为程姬而幸之,于是怀孕。汉景帝酒醒之后方才发觉并非程姬。等到所怀皇子生产,命名为刘发。

刘发于汉景帝二年(公元前155年)因皇子出身而封为长沙王,据说是因其生母身份低微,所以封于卑湿贫国。

据说,汉景帝后元二年(公元前142年),诸王来到长安朝见天子,汉景帝诏令在廷前歌舞祝福。长沙定王刘发只是勉强展袖,略微举手,左右见他动作笨拙,不免发笑。汉景帝心中诧异,问其原由。刘发回答说:“臣国土褊狭,地域窄小,容不得回旋。”汉景帝于是下令将朝廷直属的武陵郡、零陵郡、桂阳郡三郡地方划归长沙国。

当然,这只是一种传说。其实,有的学者已经指出,当时长沙国的全部国土,其实仅仅只有一郡之地。

《后汉书·孔融传》说,曹操通令禁酒,孔融屡屡反对,而且“多侮慢之辞”。李贤注引孔融与曹操书,说到“酒之为德久矣”的事实,如“天垂酒星之耀,地列酒泉之郡,人著旨酒之德’’等等,也说到饮酒的种种好处。其中就说道:“高祖非醉斩白蛇,无以畅其灵。景帝非醉幸唐姬,无以开中兴。”

孔融反对酒禁,列举酒在政治史中的作用,以为酒并不“负于政”,其中所谓“景帝非醉幸唐姬,无以开中兴”,说的正是唐姬误会。

汉光武帝刘秀是唐姬之子长沙定王刘发之后,所以有“景帝非醉幸唐姬,无以开中兴”的说法。这虽然也是“侮慢之辞”,但是又有游戏文字的性质,不过,却说明了汉景帝“醉幸唐姬”虽然是官廷秘事,竟然得以流传广泛。

唐姬误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