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新闻

匈奴未灭,无以家为

唐代诗人刘驾《出塞》诗写道:“九土耕不尽,武皇犹征伐。”杜甫《兵车行》也有“边庭流血成海水,武皇开边意未已”的名句,都在借古讽今,批评当朝对外穷兵黩武的政策。而字面上所说的“武皇”,都是借指汉武帝。

汉武帝是历史上著名的以“征伐”“开边”成就大业的帝王。

汉武帝时代,以军事成功为条件实现了设帝国的疆域扩张。其最重要的成就,是北边军事形势的改变。

匈奴游牧部族联盟的军事力量长期以来压迫着中国北边,使农耕生产的正常经营受到严重的威胁。在形势最严峻的时期,匈奴骑兵甚至曾经侵扰长安邻近地区。与匈奴的关系,成为汉武帝时代在对外关系方面所面临的最为严重、最为困难的问题。

汉武帝作为表现出非凡胆识的帝王,克服各种困难,发动了对于匈奴的反侵略战争。可以说,汉朝被匈奴欺负了几十年,到了汉武帝时,才开始真正还手。由于对于战争主动权的牢固把握,汉王朝对匈奴的战争后来又具有了以征服匈奴为目的的性质。

元光二年(公元前133年),汉武帝计划引诱匈奴人进占马邑(今山西朔县),以汉军三十万人伏击,企图一举歼灭匈奴军主力。不料被匈奴单于察觉,中途撤回全军。此后,匈奴屡屡犯边,汉军也多次发动反击和主动的进攻。

元朔二年(公元前127年),匈奴攻入上谷(郡冶在今北京延庆西南)、渔阳(郡治在今北京密云西南),杀掠吏民。汉武帝命令卫青率数万大军从云中(郡治在今内蒙古托克托东北)沿黄河北岸迅速向西北挺进,一举攻占军事要塞高阙(今内蒙古潮格旗东南),切断了占据河南地的匈奴白羊王、楼烦王所部与匈奴王庭间的联系。

随后,卫青又率军沿黄河西进,直下陇西(郡治在今甘肃临洮),完成了对白羊王、楼烦王所部的战略包围。

匈奴在河南地的防务全线崩溃之后,白羊王、楼烦王只得率残部逃出塞外。卫青以收复河南地的战功,被封为长平侯。

丧失河南地的匈奴贵族又连年率部袭扰汉边境。元胡五年(公元前124年),汉武帝又派遣卫青出击匈奴。卫青部经朔方(郡治在内蒙古乌拉特前旗南),出高阙,北出边塞六七百里,奔袭匈奴右贤王部成功。

卫青在军中被拜为大将军,取得了统率各路诸将的权力。这次战役的胜利,确保了朔方郡的安全,又切断了匈奴单于主力与占据河西地区的休屠王、浑邪王所部的联系。

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骠骑将军霍去病率领汉军远征。霍去病自陇西出兵,过焉支山(今甘肃山丹东南),西北行千余里,数战数捷,缴获匈奴休屠王祭天金人。

同年夏季,又从北地(郡治在今甘肃庆阳西北)出击,逾居延海,南下祁连山,孤军辗转二干余里,在蝶得(今甘肃张掖西北)一带大败匈奴军,斩杀三万二千余人,俘虏匈奴贵族五十九人,官吏六十三人。这次战役,沉重地打击了匈奴右部。

同年秋,浑邪王杀休屠王,率四万余众降汉。霍去病奉命受降,又在极复杂的情况下,坚定果敢地平定了匈奴部众的内部叛乱,使安置匈奴内附的计划得以成功。

霍去病曾经先后六次出击匈奴,屡建奇功。《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记载,汉武帝要为他修治第宅,他谢绝道:“匈奴未灭,无以家为也!”元狩六年(公元前117年),这位功勋卓著的青年将领病逝,终年不足三十岁。

汉武帝在河西休屠王、浑邪王故地设置酒泉(郡治在今甘肃酒泉)、武威(郡治在今甘肃武威)、张掖(郡治在今甘肃张掖西北)、敦煌(郡治在今甘肃敦煌西)四郡,从关东地区徙置数十万移民充实这一地区。

河西地区的安定,不仅断绝了匈奴人与羌人的联系,同时使西北地区的开发进人了新的纪元,打通了中原文化与西域文化交往的通路。这一举措,不仅对于中国历史的进程,具有重大意义,对于东方历史,甚至对于世界历史,也具有重大的意义。

汉王朝对匈奴作战的连续胜利,使得西北边境上的威胁基本解除。然而匈奴活动于汉王朝北边东部的左贤王的军队,始终没有遭受过沉重的打击,仍然在右北平(郡治在今内蒙古宁城西南)、定襄(郡治在今内蒙古和林格尔北)诸郡侵扰边地。而且匈奴主力退居大漠以北,以其具有飘忽若飞、出没无常的高度机动性方面的优势,依然威胁着汉王朝北部边地的正常的农耕生活。

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汉武帝又发动了远征匈奴的规模空前的战略大决战。卫青率军从定襄出发,向北直进一千余里,战胜匈奴伊稚斜单于的主力,推进到位于阗颜山(在今蒙古杭爱山南端)的赵信城。

匈奴

霍去病率军从代郡(郡治在今河北蔚县东北)出发轻装疾进,长趋二千余里,在大漠击溃匈奴左贤王的主力,进军至狼居胥山(一说即今蒙古克鲁伦河之北的都图龙山),祭姑衍山(在今蒙古乌兰巴托东南)而还。

这次战役的胜利,使汉王朝在与匈奴的军力对比上占有了优势,一百多年来匈奴骑兵肆虐边地,对中原北边农耕经济造成严重破坏的局面得以扭转。

匈奴在军队主力以及人畜资产受到严重损失的情况下继续向北远遁,形成了漠南无王庭的形势。汉军占领了从朔方至于张掖、居延间的大片土地,保障了河西走廊的安全。

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匈奴已经无力向汉王朝发动大规模的军事进攻,汉与匈奴军事冲突的重心地域,也由东而西,转移到西域方向。

黄河流域的农耕民族,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从此能够安心生产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