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新闻

政坛“铜臭”

汉灵帝执政的时候,宦官把持朝政,横行天下。

汉灵帝曾经公开宣称:张常侍(张让)是我的父亲,赵常侍(赵忠)是我的母亲。

一时宦官得志,无所顾忌。有的当权宦官,管理家事的私奴可以交通权贵,收受贿赂,在朝廷兴风作浪;其布列于地方的亲戚也往往贪棼残酷,为害一方;其担任州郡地方行政长官的宾客同样暴敛钱财,侵掠百姓。

汉灵帝本人生活也极端奢侈荒淫,后宫彩女多至数干余人,衣食之费,每天竟高达数千金。

光和元年(公元178年),汉灵帝甚至设西邸,公开出卖官职。官职以级别不同,各有价格,又私下授意,就连公卿这样的高位也可以出卖,公一千万钱,卿五百万钱。其他的官位,二干石的官职二千万钱,四百石的官职四百万钱。而通过正常方式荐举者,要取得实职,也需要缴纳一半或三分之一的数额.

汉灵帝公开卖官,成为中国政治史上的一大丑闻。

大官僚崔烈在中平二年(公元185年)由廷尉升任司徒,竟然也是入钱五百万而得到这一职位的。

朝会那一天,汉灵帝竟然对身边亲幸者说,后悔当时没有抬高一点价格,否则本来是可以卖到一千万的。

崔烈出身于“世有美才”的“儒家文林”,当时“有重名于北州”,从此以后则声誉衰减。他内心不能自安,曾经问其子崔钧:我现在位居三公,人们有什么议论吗?崔钧答道:大人少有英称,历位卿守,论者没有说不应当为三公的;但是,现今果然登三公位,而天下失望。崔烈追问究竟是为了什么,崔钧只得回答道:“论者嫌其铜臭。”

地方政权的黑暗也达到十分严重的程度。

把握地方大权的官员,多怠于行政,而精于逐利,往往违背法律,专纵私情,残害民众,小民百姓虽然内心怨愤却无所诉说。地方官员贪赃枉法,已经成为惯习。崔寔在《政论》中所揭露的“政令垢玩,上下怠懈”,正反映了当时国家政治机器已经被腐败风气全面锈蚀的真实情形。

地方官吏为了应付考绩,常常隐瞒灾情,虚报户口和垦田数字,使更为沉重的赋税负担被强加于民众的肩上,于是迫使大批农民流亡他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