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新闻

黄巾之乱

黄巾之乱,是山东河北河南的农民带了黄帽子造反。汉朝人称帽子,叫“巾”。

为什么要戴黄帽子呢?因为他们的领袖张氏兄弟告诉他们,说天要变颜色了,苍天要消失了,而黄色的天要出来,只有加入黄巾道,头戴黄巾,才能免于灾难。这一种借宗教以纠结民众,引上政治革命之途的办法,与洪秀全之组织拜上帝会,如出

一辙。

老百姓何以能相信苍天将死,或苍天已死呢?因为一百年以来,老百姓不曾有过好日子,叫天天不应,俗传石达开有两句诗:“只缘苍天徒聩聩,莫凭赤手拯元元”。这两句诗虽未必是石达开所作,然而认苍天为聩聩,正如张氏兄弟及汉末老百姓的看法一样。

到处是贪官污吏,又加上水旱连年。尤其是黄河下游的山东河北河南的农民,受害最深,真是有苦无处诉,早就想铤而走险了。直鲁豫三省交界的所在,不仅在汉朝末年为黄巾的大本营,在唐朝也出过黄巢,在宋朝出过宋江。

可惜张氏兄弟过于浅薄,不足以担负领导的责任。张角自称天公将军,“公”的意思是“爸爸”,竟然自称为天的爸爸。张梁也自称地的爸爸,张宝也自称人的爸爸。于滑稽之中,显出他们的幼稚。

他们的徒众不可谓不多,几乎有三十六万。但是这三十六万革命农民缺少优良的干部,因此就不足以成事。他们遇到了卢植与皇甫嵩两位宿将,便无法抵敌而终致消灭。卢植把他们挤在一处:广宗,而加以围困;皇甫嵩略施攻击,就把他们荡平。

汉朝如果内政清明,这黄巾之乱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体。但是宦官在那里弄权如故,洛阳一团漆黑,卢植与皇甫嵩这两位功臣都因先后打平黄巾反而获罪,那暗中本与黄巾通连的宦官张让居然列为首功,灵帝把打平黄巾的功劳记在张让身上。其滑稽尤甚于张氏兄弟。

灵帝简直是一个神经病患者,或低能儿。他最爱以驴代马,用四匹驴子驾车。有马不用,而用驴子;正如他在公事上有头等人不用而用三等人。他也喜欢叫官女们在宫城开旅馆,自己扮作商人到旅馆去住宿。这大概是当皇帝当腻了罢。

实行卖官鬻爵的,也是灵帝。三公官卖一千万,侯爵卖五百万。曹操的父亲曹嵩,便是花了钱,才做太尉的。后来曹嵩逃难到琅邪,带了不少车子的细软,被陶谦所派的卫兵看见眼红,以致送了性命。可见这曹嵩也是一个大大的贪官。他花了本钱,也难怪他得狠狠地捞上一笔。

像曹嵩这样的人,在灵帝朝中,比比皆是。老百姓焉得不反?

除了黄巾以外,闹得最凶的要算马超的父亲马腾及其朋友韩遂,王国等人割据甘肃,东进及于宝鸡。虽皇甫嵩也几乎敌他们不过。这是西北方面的乱子。

在东北方面,有一个张纯。他杀了右北平太守,又杀了辽东太守及“护乌桓校尉”,可见他的力量及于冀东,辽宁,热河。难怪他自称起天子来。

在南边,湖南有一位观鹄,自称“平天将军”,幸亏有能干的孙坚坐镇长沙,所以乱子闹得不大。

在北边,山西有位郭大,起事于西河县白波谷,进攻太原与河东二郡,那时候,有一种胡人叫做休屠各.也在骚扰山西,连并州刺史也被他们杀了。白波贼要闹到袁绍雄据黄河以北之时,才被消灭。

所以,各方面都不太平。灵帝似乎也觉得局面严重,决心在洛阳练兵。他练了八团人左右,却找不出一个合意的元帅。他选来选去,在太监队伍中挑出一位顶肥顶高的人,就叫他做元帅这是蹇硕。

试问蹇硕哪里可以做元帅呢?完全儿戏。倒是在蹇硕下面,颇摆了几位人才。其中一个是中军校尉袁绍,另一个是典军校尉曹操。和元帅蹇硕在地位上不相上下的,是大将军何进,亦即是何皇后的哥哥。灵帝不该令大将军何进隶属于蹇硕,弄得何蹇二人水火。

灵帝死后,何进的外甥皇子辩即位为皇帝。蹇硕想杀何进,恰有太监郭胜是何进的同乡,卖了蹇硕,以致何进先发制人,把蹇硕先杀掉。蹇硕的西园八校尉之兵,统统改归何进掌握。

那时候,在何进的旁边,还有一位势力不相上下的人,便是骠骑将军董重。这董重原来也是外戚,他的姑姑便是汉灵帝的母亲,所谓董后。这董后当然就是何太后的婆婆,婆媳之间从来不对。董后喜欢在背后说,“你神气什么?仗你哥哥的势吗?我叫骠骑将军杀你哥哥的头,易于反掌”。这些话传到何太后的耳里,就叫何进会同三公,检举董后勾结宦官,收受地方官吏的贿赂,又出身原为解渎亭侯的夫人,没有做过真正的皇后,无非因为儿子灵帝得立为皇帝,才被尊称为“孝仁皇后”,所以应该迁出皇宫,到解渎亭侯原来的封邑去住。差不多同时候,何进又发兵围了董重的骠骑将军府,活捉董重,免去他的将军之官。董重自杀。

何进解决了董重,在洛阳便成了唯一有力量的人,颇想依袁绍的话,一举把太监杀光。他叫袁绍做司隶校尉(等于直隶总督,不过当时首都不是北京,所以司隶校尉所管便是洛阳周围几郡的地方,包括河东,河内,河南,弘农,冯翊,扶风及所谓京兆,就是西汉旧京长安一带)。何进又用了王允,做河南尹。

无奈他自己的妹妹何太后,与自己的弟弟车骑将军何苗都不赞成。何进便制造恐怖,暗中令董卓以河东太守的资格造反,要他带兵进京,直接对宦官有所行动。

何太后果然吓坏了,下诏把宦官都免了职,勒令出京,各回老家。其中有一个宦官,就是张让,娶了何太后的妹子做儿媳妇,颇得何太后的母亲舞阳君的欢心。这位老太太舞阳君替太监们说情,何太后居然收回成命,又叫太监们进宫当差。

何进急了,自己走到官里去力争,要何太后立刻下圣旨杀所有的宦官,他不曾出得宫门,便被太监们杀了。

消息传了开来,他的部下吴匡,他的弟弟何苗,与他的好朋友袁绍,袁绍的弟弟虎贲中郎将袁术,就动起手来,把两千多个太监一齐杀光。何苗因为以前与太监表示过好感,也被吴匡杀了出气。

太监杀完以后,恰巧董卓带兵在夜间赶到。董卓来的时候,洛阳乱糟糟的不成一个样子,少帝已被张让,段珪弄到黄河渡口,准备渡河到山西去。有一位小官,中部县的科长,姓吴名贡,逼迫张让,段珪投水自尽,才算是把少帝留了下来。

汉朝的命运不绝如缕,真令人不禁有“苍天已死,黄天当立”之感了。

黄巾之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