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新闻

三国历史名人姜维

姜维是(甘肃伏羌西南)天水郡冀县的人,少年丧父,被母亲抚养长大,教育成人,他对经学颇有研究,喜欢郑玄一派的注解。他在本郡的郡政府当过“上计掾”,在州政府当过“从事”,升为“中郎将、参天水郡军事”。

诸葛亮第一次北伐,天水郡的人民与若干官吏都响应了诸葛亮的号召。当时,姜维与功曹粱绪、主簿尹赏、主记梁虔,都跟随天水郡的太守马遵,在外县出巡,马遵怀疑姜维等人都已经有意对诸葛亮响应,便瞒着他们,独自一人去上邽,闭了城门,设防。

姜维等人发现了马遵已走,就迫到上邽,不料上邽的城门已闭,他们只得退往冀县,冀县的城门也闭了。他们无路可走,一起奔向蜀汉军营,向诸葛亮投降。

诸葛亮很赏识他,把他带回汉中,任命他为丞相府仓曹掾,加“奉义将军”官衔。他的年龄只有二十七岁,诸葛亮就把他拜为将军,是因为一则他已经是“中郎将”了;二则他确是“凉州上士”,“才兼于人”。

诸葛亮对姜维极为器重,说他非当年的马良与李邵可及;说他“忠勤时事,思虑精密”,“甚敏于军事”,“既有胆义,深解兵意”,姜维的尤其可贵之处,是他“心存汉室”。

诸葛亮决定:把自己所知道的军事学识,完全传授给姜维,然后,送他到成都觐见后主,请后主予以重用。

姜维很专心听诸葛亮的教诲;后主也先后升姜维为中监军、征西将军。

诸葛亮在建兴十二年(公元214年)去世,姜维被召回成都,改任“右监军、辅汉将军”,统率在成都及其附近的所有部队;而且封他为平襄侯。

大将军蒋琬在延熙元年(公元238年)率领大军进驻汉中,姜维跟了去。其后,蒋琬改任大司马,叫姜维以“司马”的身份带一支“偏军”,向敌方的西边进展。

延熙六年,他做了“镇西大将军、凉州刺史”;十年,升为“卫将军”,与大将军费祎“共录尚书事”。

《三国演义》说姜维“九伐中原”,错了三个字,只有“九”字不曾错。姜维前后一共有九次用兵,但地点都不在中原。

这九次,第一次是在延熙十二年。当时,费祎抑制他,不让他带足够的兵去打,只给他不到一万人。费祎是一个知守而不知攻的人,并且是失败主义者。他向姜维说:“丞相犹不能定中原,况吾等乎?”姜维带这一万兵去陇西郡,被邓艾打败。次年,延熙十三年,费祎让姜维再去打一次,而所给的兵也是不到一万。姜维不仅不敢像诸葛亮那样指向上邽或五丈原(诸葛亮有十万兵以上),也不敢再到陇西找邓艾打,而绕到更西面的西平郡(青海西宁一带),结交了许多羌人领袖。

费祎在延熙十六年死,姜维这才稍能施展,有了三四万兵。他从延熙十六年干起,一连五年,干了五次,亦即他生平用兵的第三次至第七次。

第三次,在延熙十六年,他围攻南安城,久攻不下,魏方的雍州刺史陈泰来救,姜维于粮尽之时撤退。

第四次,在廷熙十七年,他攻下了狄道、襄武两个县,把狄道县与临洮县、河关县三个县的人民,带回西蜀(当时,西蜀苦于户口太少,兵丁太少)。

第五次。在延熙十八年,他率领车骑将军夏侯霸,共击魏方雍州刺史王经,杀了王经的部队几万;于魏方的征西将军陈泰及安西将军邓艾带了很多的魏军来救之时,撤退,扎在(甘肃成县西北的)钟题。

第六次,在延熙十九年,他由祁山的一路进攻(在秦水西南的)段谷,被邓艾打得大败。原因是,胡济的一支兵,没有按照预定的日期到达。胡济是蜀方的“镇西大将军”(这一年,姜维刚被升为“大将军”不久,把“镇西大将军”的位置交给了胡济。战败以后,姜维自请处分,降为“行大将军事”)。

第七次,在廷熙二十年,姜维听到诸葛诞在寿春对司马昭造反,很兴奋,就再集合了几万兵,走骆谷的一条路,到了盩厔县南的沈岭,魏方所造的一条小长城之下。向司马望挑战。邓艾从陇西赶来,帮助司马望守这个长城。司马望与邓艾下了决心坚守。姜维移军到盩厔之东的芒水,依山为营;司马望与邓艾也到东边来,依渭水为营。任凭姜维如何挑战,司马望与邓艾二人总是“大量包涵”、“相应不理”。

姜维与司马望、邓艾相持到次年(景耀元年,公元258年),听到诸葛诞兵败身亡,这才撤退,把军队留在汉中,自己去成都向后主报告。后主恢复了他的“大将军”之职。

姜维生平最后两次用兵(亦即第八次与第九次),均为被动。第八次,是在景耀五年(公元262年),他向后主建议,杀掉坏宦官黄皓。后主不仅不采纳,而且告诉了黄皓,叫黄皓到姜维那里谢罪。姜维不敢留在成都(怕被黄皓暗算),就带兵去洮水北岸的洮阳,在侯和遇到邓艾,又被邓艾打败。他不敢回成都,留在甘肃西南部的沓中,办屯垦。

第九次,在炎兴元年(公元263年),司马昭大举伐蜀,分兵三路:第一路,叫邓艾带三万人把姜维牵制在沓中;第二路,叫诸葛绪带三万人打祁山,断姜维的归路;第三路,叫钟会带十几万人翻越秦岭,进取汉中。

钟会带领十几万人分别由骆谷、斜谷、子午谷,都翻越了秦岭,进抵汉中的外围的两个城;汉城与乐城。这两个城,各有五千人把守。钟会只叫部队对他们包围监视,而不必忙于破城,只须阻止城內的兵去救汉中。

钟会在孤立了汉中以后,不费吹灰之力,将它占领。阳平关也被他收买了一个姓蒋名舒的攻下。守关的将领傅佥,力战而死。

姜维听到汉中失守,不再和邓艾死缠,抽兵东下,到了阴平桥头,骗过诸葛绪,而回到今日的四川,与张翼共守剑阁。

姜维骗过诸葛绪,真可说得上只是“略施小计”而已。姜维先绕到阴平桥头的北边,诸葛绪就走到北边来堵截;姜维又很迅速地来到阴平,走过了桥。

张翼原本是与傅佥守阳平关的。关破了以后,张翼带了残部向南走,遇到姜维的兵,会合在一起,共守剑阁,抵挡钟会的大军。

姜维也许犯了一个错误:他不应该不解决诸葛绪,留兵守住阴平。然而他是值得原谅的。第一,他急于到四川去抵挡钟会;第二,他以为追他的邓艾,会过了阴平继续追他。不曾料到邓艾竟然由阴平直接翻山,穿过七百里的无人之境,经江油县到达涪县(绵阳)。

诸葛亮的儿子诸葛瞻,在绵阳抵挡邓艾不住,退往绵竹。邓艾追到绵竹,诸葛瞻战死。

邓艾长驱直入,到达成都。后主听了谯周等人的话,捆绑了自己,走到邓艾军前,向邓艾递了一张投降魏国皇帝(少帝曹奂)的表。邓艾欣然接受,解了后主的绑。

三国名人姜维

后主这时候已经下诏书给姜维,叫姜维投降。姜维与将士从剑阁走到郪县(三台),打听消息,接到了严令投降的诏书,全军将士都气得“拔刀砍石”。

钟会的大军追他们,从剑阁迫到了郪县、涪县(绵阳)。姜维只得就在绵阳,率领部队向钟会投降。

钟会对姜维不仅很有礼貌,而且推心置腹,成为最好的朋友。这是很容易解释的。双方都是颇能打仗的人;这叫做惺惺相惜。钟会与姜维“出则同辈,入则同席”。

钟会告诉他自己的长生(秘书长)其后以注解《左传》成名的杜预:“拿姜伯约比中原的人士,他好过了诸葛公休与夏侯太初”(姜维的字,是伯约;诸葛诞的字,是公休;夏侯玄的字,是太初)。

钟会只见到姜维的能力,不曾识得姜维的内心。姜维在内心里实在不愿意投降。他的投降,只是一时的权宜之计。他有一套极苦心、极大胆的“阴谋”,而目的在于消灭已经侵入的魏军,让后主重新登上皇帝的宝座,先恢复汉的益州领土,再收复整个的江山。

他的办法是:劝钟会第一步除掉邓艾,第二步申讨司马昭,第三步自为天子。他留下了一个第四步,不曾告诉钟会。他的第四步,是杀掉钟会,让后主再做天子。

钟会果然听他的话,向司马昭诬告邓艾,说邓艾图谋不轨。司马昭派人用囚车把邓艾装载回京。中途,有刺客把邓艾杀了。这刺客,可能是钟会派遣的;也可能是姜维暗中派遣的。

邓艾死了以后,司马昭对钟会发生怀疑。他亲自带了十万兵来到长安,而且又叫贾充带五万兵由斜谷先行由汉中入蜀。

钟会心里明白,这分明是对付自己。于是,立刻实行姜维教给他的第二步:对司马昭造反,自称“益州牧”,宣言以魏国忠臣的姿态,申讨奸臣司马昭。

传说,与钟会同来的魏方将士都害怕起来。他们不愿意与钟会一致,对司马昭造反;他们更不愿意于钟会被司马昭打败之时,受到牵累。

他们之中有一个人,姓胡名烈,是中级军官,临时想出了一个保命的主意。他散布谣言,说钟会不再信任魏军将领,而只肯信任姜维;又说钟会已经挖妤一个大坑,要把魏军将领全部活埋。于是,魏军将士便在某一天暴动了起来,杀掉钟会,也杀掉姜维。

事实是:钟会并没活埋魏军将领之意,只想派姜雏带领五万兵当先锋,北上汉中,与贾充对敌。

姜维倒是真想找机会杀了钟会的。《华阳国志》记载了他写给后主的一封密函:“愿陛下忍数日之辱,臣欲使社稷危而复安,日月幽而复明。”

《华阳国志》也说了,姜维“欲杀会,尽坑魏兵”,这显然是扩大了胡烈所造的谣。胡烈不过说了钟会想尽坑“魏将”,《华阳国志》却说成姜维想尽坑魏兵。尽坑魏将,已经很不容易;尽坑十几万名魏兵,如何可能?那么多的魏兵,他们能够俯首帖耳,听候活埋么?

姜维的全套计划,不幸败坏在胡烈一人所造的谣言上。倘若他成功了,不仅批评家另有一番夸奖,就是那些以耳代目,作应声筒的谣言传播家,也不会说他心狠到准备尽坑十几万的魏方将士了。

批评家中对姜维最不客气的,是孙盛。孙盛说:姜维不忠、不孝、不义、不节。其实,姜维投奔渚葛亮,由于天水郡太守马遵不让他回去。他见到诸葛亮,表露了他“心存汉室”,这是忠心于汉。忠心于汉,当然要比忠心于篡汉的魏好多了。不能遵母亲之意而回乡,那是忠孝不能两全,值得原谅。带蜀兵打魏军,是打奸臣,不是打家乡或旧邦,不应称为不义。国亡不死,一则是奉了后主之命,二则是“留此身以有待”,不应称为不节。孙盛的批评,完全错误。

况且,如卻正所说,姜维一生清廉、好学,不仅功业彪炳,私生活也确不愧为“一时之仪表”。他死得太可惜了、太可悲了。

 

2 个评论

  1. 蜀汉灭亡不怪姜维,只怪后主昏庸无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