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新闻

帖木真的义父

帖木真的义父王汗,是居住在土拉河流域(包括库伦)的客列亦惕人的君主,本名脱斡邻勒,自称为汗,受金朝之封为夷禞堇,夷禞堇俗译为“王”,因此他就被当时的人称为“王汗”。他是属于景教教会的基督徒。中古西欧有很多关于他的传说,把他描写成一位完人,称他为“牧师约翰”。

王汗与帖木真的父亲也速该,有过密切关系。王汗在四十个兄弟之中,年龄最大,继承了父亲忽儿察忽思的汗位。即位以后,杀了两个弟弟,吓走了一个弟弟。叔父(客列亦惕人的)“古儿汗”,得了借口,来讨伐他,将他击溃。他只剩有一百人,沿着色楞格河,逃往篾儿乞惕族的所在,送女儿给脱黑脱阿,请求保护。后来,投奔也速该,也速该为了他而和客列亦惕人古儿汗打了一仗,把古儿汗赶走,赶到了西夏去,使得王汗顺利复位。 王汗受了也速该的如此深恩,却也并未忘恩负义。帖木真在十一岁之时来到他家,受他十分宠待,他把帖木真看成和自己儿子一样,收为义子,王汗与帖木真,是道地的义父义子。其后,帖木真受脱黑脱阿欺侮,被抢走了妻子孛儿帖,王汗毫不考虑地点齐两万兵,会同札木合,打脱黑脱阿,帮帖木真把孛儿帖抢回。

而且,在帖木真与札木合闹翻以后,王汗也一而再地站在帖木真的一边,打札木合。

错,就错在于阔亦田之役以后,单独受札木合之降。

帖木真心里反对,却无权阻挡。帖木真颇想用结亲的方法来巩固与王汗及其亲生儿子你勒合.桑昆的关系。于是,向王汗建议:要王汗的女儿阿兀儿公主嫁给自己的儿子术赤,也把自己的女儿豁真公主,嫁给王汗的孙子,你勒合·桑昆的儿子秃撒合。王汗没说什么,他肯不肯,我们不知道。你勒合·桑昆却明明白白地拒绝了帖木真的建议。

两家的友谊,从此一落千丈。传说,这时候到了王汗父子身边的札木合,便大大地挑拨一番,说帖木真已经暗中勾结南部乃蛮的太阳汗,图谋对王汗不利。

不幸的是,有几位帖木真的“本家”,已经背叛帖木真,来到王汗之处,鼓动王汗父子对帖木真翻脸。这几位本家是:帖木真的亲叔叔答阿里台,堂房兄弟忽察儿(二伯父捏坤太子之子),与同一曾祖的本家叔叔阿勒坛(合不勒可汗的孙子,忽图剌可汗的儿子)。这三人不仅是个人“跳了槽”,而且是带了每人的整个部落而去的。

跳槽的,除了这三人以外,还有一个与王汗同名的人:脱斡邻勒。这一个脱斡邻勒,地位很低,是帖木真家中的世仆。

王汗本人,始终并没有对帖木真打仗的意思。坏事的,是他的儿子你勒合·桑昆与札木合、答阿里台、忽察儿、阿勒坛、世仆脱斡邻勒等人。

他们叫人告诉帖木真,说结亲的事王汗已经答应,请帖木真来喝“许婚酒”。帖木真果然带了十个随从前来。来到半途,被随从之中的蒙力克提醒,于是派两个随从作代表,自己掉转马头回家。

你勒合·桑昆等人,这就怂恿王汗对帖木真袭击,大战于贝尔泊之南,“卯·温都儿”(不幸的高山)背后的“合剌·合剌只惕”(黑色的不毛之地)。帖木真惨败,只剩下两三千人马,逃到统格黎克小河(董嘎泊)躲藏,然后移驻在巴勒渚汭水(前水泊)。这是宋宁宗嘉泰三年(1203年)的事。

不久,王汗的内部发生分裂。这也许是由于帖木真派去了阿儿孩·合撒儿与速客该·者温二人,向答阿里台、札木合等人分头“传话”的缘故。事实究竟如何,史料不够,难以断定。不过拉施特的《史集》和《圣武亲征录》均说,王汗几乎被答阿里台等人阴谋杀死。参加这阴谋的,除了答力台斡真(答阿里台)、按弹(阿勒坛)、火察儿别乞(忽察儿)、札木合、忽都花别乞(忽都合别乞),还有他们的部众及梭哥台等人。这梭哥台,据屠寄研究,就是帖木真派去传话的速客该·者温。此人于传话以后,留在王汗的营里不曾走。

王汗发觉了答阿里台等人的阴谋,下令捕捉他们。答阿里台与忽勒巴里,带了撒合亦惕氏与温真氏两族回来,到帖木真的营里投降。札木合与阿勒坛、忽察儿、忽都合别乞,都逃去南部乃蛮的太阳汗那里。

这一年(嘉泰三年)秋天,帖木真带兵向西,突袭王汗,跑到“折额儿·温都儿”王汗帐幕之时,王汗正在举行宴会。王汗与你勒合·桑昆仓皇出走。他们的大将合答黑勇士对帖木真顽强抵抗了三天,为的是让王汗父子走得远些。然而,王汗走进了乃蛮境界,却被乃蛮的戍将豁里·速八赤错认为强盗,杀掉。你勒合·桑昆远远地看见父亲被杀,不敢去救,换了方向奔逃,逃去了西夏,当强盗为生,被逐,又逃去兀丹(和阗)、乞思合儿(疏勒、疏附)、曲先(库车),在曲先为当地的君主黑邻赤哈剌所杀。

王汗父子所遗下的客列亦惕族及其土拉河流域的地盘,加上王汗所征服得的篾儿乞惕族在鄂尔坤河域的地盘,都移入帖木真之手。

帖木真的次一敌手,是南部乃蛮的太阳汗。再其次,是北部乃蛮的不亦鲁黑汗。灭掉了这两个乃蛮的两个汗,然后打西夏,受各方公推为成吉思可汗。

 

元朝历史人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