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新闻

铁木真吞并北部乃蛮

太阳汗既死,他的领土、他所爱的父亲之妾古儿别速与大部分的南部乃蛮人民,都成了帖木真的战利品。朵而边部、合答斤氏、撒勒只兀惕氏、和塔塔儿人,也都成了帖木真的俘虏。札木合只带了札答阑氏逃奔北部乃蛮。篾儿乞惕族的兀洼思部也被部长答亦儿·兀孙领来投降。答亦儿·兀孙而且献了女儿忽兰给帖木真。这位忽兰其后成为帖木真所最宠爱的妃子。

一部分的南部乃蛮人民,于太阳汗的儿子屈出律的统率之下,不甘屈服,企图据塔米尔河顽抗,来不及,只好再逃,逃到了阿尔泰山以南,被帖木真的军队穷追,在今日青河承化等县之南的乌伦古河被追及。屈出律只身脱走,又去了阿尔泰山以北,投奔叔父不亦鲁黑汗。他留下的部众,便流落在叶密立、海押立、别失八里等地。

蔑儿乞惕族的兀都亦惕部部长脱黑脱阿,也投奔了不亦鲁黑汗。

次一年(宋宁宗开禧元年,l205年),帖木真从新疆东北部爬过阿尔泰山,在科布多河的支流溃豁黑河(索果克河)遇到不亦鲁黑汗,将他活捉。(札木合的札答阑氏东奔西散,只剩下五个人,这五个人后来将札木合绑了,送给帖木真。)屈出律与脱黑脱阿,又得翻过阿尔泰山,向西逃。帖木真追他们,追到了额儿的失河(额尔齐斯河),恶战一场,脱黑脱阿中箭身死,屈出律不曾死,又向西逃,逃到西辽的都城八剌沙衮。

八剌沙衮的另一名称,是“虎思·斡儿朵”(坚固的宫);位于伊犁河之西,塔拉斯河之东,吹河之北。当时在朝的西辽皇帝,叫做直鲁古,是西辽德宗耶津大石的孙子,西辽仁宗耶律夷列的儿子。

屠寄说,屈出律怕直鲁古不肯收容他,叫一个随从冒了自己的名字去见,自己站在门外,装做随从等候;偏偏被西辽皇后格儿八速碰见,带进宫去细问,问出了真相,便收他为干儿子,招他为公主晃忽的驸马,不到三天便结婚。

此后,他很得直鲁古的欢心与信任。直鲁古准他到叶密立、海押立、别失八里等地,招集流亡的乃蛮人,成立了一支私人军队。脱黑脱阿的儿子忽秃,曾经逃窜到是吾儿国(都城在今天的吐鲁番),未被收容,这时候也带了残余的兀都亦惕部篾儿乞惕人来依附屈出律。

屈出律暗暗地建立实力,也暗暗地勾结外援。外援,是一度降属西辽,而此刻又已独立的花刺子模。到了宋宁宗嘉定四年(1211年,西辽直鲁古天禧三十四年),他实现了篡位的阴谋:直鲁古出外,讨伐率堵利瑟那国的汗斡思曼,他公开叛变,占领讹迹刊城(乌兹根),进攻八剌沙衮。直鲁古从窣堵利瑟那国赶回,坚守。这时候,花剌子模国的兵,依照预定的阴谋入侵,攻破咀逻私城(塔拉斯);城内的守军溃散,窜入八刺沙衮,杀了无辜的市民四万七千人。屈出律藉此机会,以平乱为名,把军队开进八刺沙衮,软禁直鲁古,尊他为太上皇,自己当起皇帝来。屈出律当皇帝当了七年,帖木真派大将哲别来攻。次年,哲别杀死屈出律于撒里黑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