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新闻

受推为“成吉思可汗”

铁木真在脱黑脱阿死后,一面派速不台穷追脱黑脱阿的儿子忽都、合勒、赤刺温等几人,一面顺便侵入西夏,藉口是西夏“容纳了”王汗的儿子你勒合·桑昆。西夏因此而丧失了力吉里寨与乞邻古撒城。这是帖木真对西夏的第一次战争。那时候,是牛儿年,亦即宋宁宗开禧元年乙丑,公元1205年。

次年,虎儿年,公元1206年,冬天,各部族大会于斡难河的河源,拥戴帖木真为成吉思可汗。“成吉思”这个名词可能为“腾吉思”之讹转,意思是“海”。可汗,是大汗,皇帝。合起来,便是“海内的皇帝”。法国伯希和如此说,我国姚从吾与札齐斯钦二氏,均认为很对。

当了可汗,帖本真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大封功臣。功劳最大的孛斡儿出与木华黎,被封为世袭的千户,同时也被任命为统率大军的万户。孛斡儿出是“右手的万户”,木华黎为“左手的万户”日(十二年以后,木华黎被加封为“国王”,不是某一国的国王,而是一个仅次于可汗的爵位。)

在孛斡儿出与木华黎以外,还有九十三个人也被封为¨千户”,一共是九十五个千户。

这九十五个千户的名单,载在《蒙古秘史》第二百零二节,所缺的共为七名。

真正有相当于“丞相”的权力的,是失吉刊·忽秃忽,亦即《黑鞑事略》一书之中的“胡丞相”。他出身为诃额仑的养子,自小和成吉思可汗一起长大,亲如同胞,替成吉思可汗办事也一向很卖力。成吉思可汗不仅叫他“治理全国人民”,而且授予他以“最高断事官”的权力,“该杀的杀,该罚的罚”,他并且是仅次于可汗本人的“出言为法”的立法家:“凡是失吉(刊)·忽秃忽和我商议制定的,白纸上写成青(黑)字,造成的册子,今后都不许更改。”这青册此后便成了蒙古帝国的根本大法。

就军事方面而论,地位最高的似乎是右手万户孛斡儿出,与左手万户木华黎。不久,也许就在这虎儿年的冬天(阴历十二月?),甚至是就在封右左两个万户的当天,成吉思可汗又封了千户纳牙阿为“中军万户”。纳牙阿的战功,远不能与孛木二人相比。成吉思可汗欣赏他,第一是他不负故主塔儿忽台胖子,第二是他竭力保护了帝妃忽兰可敦(颇有关云长秉烛达旦的作风)。 塔儿忽台胖于是泰亦赤兀惕氏的领袖,一向专与成吉思可汗作对,纳牙阿和父亲失儿歌秃及另一人阿剌黑,都是这塔儿忽台胖子的部下。三个人到了最后,于战败流窜之时,把塔儿忽台胖子绑了,准备押送给成吉思可汗,作为投降见面礼。中途,纳牙阿良心发现,坚决主张把塔儿忽台胖子放走,然后三人空着手去向成吉思可汗投降。他的这个主张,被失儿歌秃与阿剌黑接受。到了成吉思可汗那里,成吉思可汗不仅不计较有没有活捉来的“敌酋”,而且对纳牙阿这种不负故主之心,甚表同情。

成吉思可汗

其后,篾儿乞惕族的兀洼思部部长答亦儿.兀孙水尽山穷,想把尚未嫁人的女儿忽兰送给成吉思可汗,作为投降的礼物,中途遇到纳牙阿,被纳牙阿留在自己的营盘里三天三夜,才亲自护送了来。成吉思可汗起先颇为误会,到了与忽兰成婚以后,才恍然大悟纳牙阿的苦心,纳牙阿实在是有鉴于当时兵荒马乱,中途易遇歹人,不得不把她留上三天三夜,等自己抽得了身,才亲自护送了来,不仅无丝毫非礼之想,而且把成吉思可汗的事真正当作自己的事,小心翼翼地做。

右手万户、左手万户、与中军万户三个人以外,另有一个万户,是巴阿邻氏豁儿赤。此人首先向帖木真“称说符命”,使得帖木真立志向帝王的目标迈进,倒也不无贡献,至少是对帖木真本人。姚从吾教授认为他是萨满(巫)教中的人物。帖木真在当了成吉思可汗以后,不仅封他为千户,教他统辖巴阿邻族的三千户,又叫塔孩与阿失黑二人所管的七千户左右阿答儿乞人、赤那恩人、脱斡列恩人、帖良古人,凑成一万户,归豁儿赤以“万户”的身份加以节制。豁儿赤而且获得两项其他的特权:①统治额尔齐斯河一带的“林木中的百姓”;②任意选择三十个“投降百姓内的美妇人”。他后来闯下大祸,正因为执行这第二项的特权。秃马惕(土默特)部的人对他武装反抗,害得成吉思可汗损了一员大将;孛罗忽勒。

豁儿赤而且兼了“别乞”的头衔,这就差不多等于清朝的“贝子”,其地位仅次于“国王”木华黎了。(当时没有相当于“贝勒¨的封号,虽则以前有过一位想昆·“必勒格”)。

豁儿赤又是所谓“答刺罕”(自在快活的人):平时免税,战时免缴战利品。同时受封为答剌罕的,是锁儿罕·失刺、巴歹、乞失里黑。锁儿罕·失剌救过帖木真的命。巴歹与乞失里黑曾经把你勒合·桑昆与阿勒坛二人想偷袭帖木真的消息,飞马向帖木真报告,也算是救了帖木真的命。因此,帖木真在当了成吉思可汗以后,也封他们二人为答刺罕。

名为千户,而实际上所管超过千户的,除了四位万户以外,有下列几人:

阿剌忽失·的吉惕·忽里——管汪古部五千户。

阿勒赤·古列坚—————管翁吉剌惕部三千户。

不秃·古列坚——管亦乞列思二千户。

术赤台————————管兀鲁兀惕氏四千户。

也有四位,两人合管一千户,脱仑与脱鲁罕;古出古儿与木

勒合勒忽。其中,只有脱仑与古出古儿是名义上的千户。

铁木真的护卫原先只有八十人左右。他作了可汗,便把这八十人增加为一万人,其中一千人是夜间入值的“宿卫”,一千人是弓箭手,八千人是白天入值的“散班”。宿卫的长官,是也客.捏兀邻。弓箭手的长官,是者勒蔑的儿子·也孙·帖额。散班的八个长官是(1)孛斡儿出的弟弟,斡歌运·扯儿必;(2)木华黎的弟弟,不合(不是那位当千户的不合驸马);(3)亦鲁该的亲人,阿勒赤歹;(4)朵歹·扯儿必;(5)朵豁勒忽·扯儿必;(6)术赤台的亲人,察乃;(7)阿勒赤歹的亲人,也就是亦鲁该的亲人,阿忽台;(8)阿儿孩·合撒儿。这八位散班长官,正如宿卫长也客·捏兀邻,与弓箭手长也孙·帖额,都没有千户的爵位,而只是“千夫长”。

这一万名护卫,成了成吉思可汗的基本武力,被称为“大中军”。除非御驾亲征之时,护卫绝对不参加作战。每一名护卫,阶级虽低,而“比起在外边的千户那颜们,……在他们之上。”甚至,这些护卫的伴当(随从)地位也高于外边的百户与牌子头(什长)。

构成护卫的分子,是挑选而来、或自动愿来的精兵,与各位万户、千户、百户的“有技能,像貌好,愿在我跟前服务”的儿子。这些儿子,名义上是自愿参加,实际上是非来不可。他们其实是可汗藉以控制新贵族的“质子”(作为人质的儿子)。

万户与千户的儿子来当护卫,不仅要自备鞍马,而且要带来十个伴当与一个所谓“弟弟”。我猜想这“弟弟”便是像脱斡邻勒那样的“世仆”。伴当与弟弟的鞍马用物,也由万户或千户的儿子自备,百户的儿子来当护卫,要带五个伴当,一个弟弟,也要自备七人的鞍马用物。牌子头与“白身人”的子弟来当护卫,要带三个伴当,一个弟弟,与五个人的鞍马用物。

这一万名护卫,虽则称为“大中军”,却似乎不归“中军万户”纳牙阿指挥。指挥他们的可能是成吉思可汗自己。他们分作“四班”(所谓四个“怯薛”),每班二千名散班,二百五十名宿卫,二百五十名弓箭手。四班的班长是:不合、阿勒赤歹、朵歹、朵豁勒忽。

铁木真以一个区区的“户长”,所拥有的仅仅是九匹骟马,于饱经患难之后,一跃再跃,竟然统一了蒙古,兼有大兴安岭与额儿古纳河之间的“海拉尔区域”,与新疆北部的“准噶尔盆地”,受推戴为成吉思可汗,其威权,较之长城以南的皇帝们,有过之而无不及。然而,他本人既无当皇帝的经验,左右也没有配得上当宰相的人(要等到以后打下金朝的中都北京,才获得耶律楚材)。他全凭为人慷慨,待朋友厚道,开辟成一大帝国。帝国既已造成,他一口气封了四个万户,九十五个千户,即此一端,已非一般的君主所能及。况且,他对于万户千户以外的人,也封赏了很多。八名散班长,一名宿卫长,一名弓箭手长,以及兼为散班长的四位“怯薛”班长,名字载在《蒙古秘史》。不曾载在《秘史》上的,是若干的“百户”的名字,与“牌子头”的名字。百户与牌子头是下级干部,也就是基层干部。成吉思可汗待他们也很好。总而言之,成吉思可汗之所以能成功,决非偶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